剛剛更新: 〔陳六合沈清舞〕〔臨淵行〕〔無缺道途〕〔都市之終極奶爸〕〔我是真不想穿越〕〔我創造了舊日之神〕〔我有很多身份〕〔我在諸天群直播〕〔龍婿大丈夫〕〔無上祖道〕〔天授神符師〕〔銀子太多怎么辦〕〔星紋通天〕〔奪取世界〕〔超自然事務管理局〕〔妃傾天下:王爺請〕〔太紅了怎么辦〕〔我真是非洲酋長〕〔暴力丹尊〕〔近身狂婿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鎮陰棺 第30章 誰殺了你?
    不至于吧?這王遠勝還沒過頭七呢?

    我的腦袋朝著屋子里面歪了歪,想要驗證一下自己心里面的這個想法,不過剛歪過去,屋子里面的劉曉翠就端著一個箱子走出來。

    見狀的我趕緊擺正身形,劉曉翠把那手中的箱子遞給我。

    “他大多衣服都在鎮子上,這是他放在這房子里面的,你要是覺得不夠,等過幾天我回鎮子上再給你找一些。”

    聞言的我點了點頭。

    “好,謝謝啦嬸兒。”

    沒有在這個地方過多的停留,我端著這一大箱子的衣服回家,到了家的我發現老婆婆竟然已經在堂屋的里面搭好一個法壇,而且她還將爺爺的一些工具翻找出來。

    這倒是讓我有些驚訝,這老婆婆的動手能力很強啊,這家里面的東西,她竟然都能找到?

    我把一箱子衣服放到老婆婆的面前:“婆婆,這就是那王遠勝穿過的舊衣服。”

    隨后,婆婆又叫我把王遠勝的生辰八字給寫下來。

    說完,我就看到老婆婆走過來,拿著剪刀從一箱衣服里面剪了一塊衣服碎布下來,走回法壇的旁邊,看向我:“娃子,你站到后面去,一會兒不論看到什么,都不要大驚小怪的,莫要驚了陰人。”

    跟我交代一句,老婆婆走到法壇旁邊,我將手中的生辰八字遞給婆婆,點了點頭就走到老婆婆的身后。

    我這個時候也注意著老婆婆的動作,她把王遠勝的生辰八字從新的寫到一張黃符上面,然后貼到前面的一個稻草人上,又將那碎布裹在稻草人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老婆婆又讓我把手伸出去,我不知道老婆婆想要做什么,但還是照做,我剛伸出去,就看到老婆婆手里面多了一根針,照著我的手指就是一針,我連反應都沒來得及。

    指尖冒出一滴鮮血,老婆婆的手里面多了一根香,她將我的鮮血滴落在那香上,然后點燃插在面前的那香爐之中,又取出一張符紙捏在手中。

    “人血為引,魂香渡燃。”

    老婆婆的口中發出一聲輕喝聲,話音落下的瞬間,她手中一個印結出現,我竟然看到她手中的那符紙直接自燃起來,沒錯,完全沒有經過任何的明火媒介。

    符紙燃燒的瞬間,老婆婆將手中的符紙丟在那稻草人上面,隨后抓起旁邊的桃木劍,一把穿進那稻草人身體之中,朝著堂屋外面丟去。

    稻草人甩出去,身上的火焰并沒有熄滅,反而燃燒的一干二凈,這時候的老婆婆手中桃木劍目標變化,落在一旁的大碗之中。

    我之前有注意到,大碗里面裝的是五谷雜糧。

    老婆婆手中桃木劍一挑,大碗里面的五谷雜糧瞬間被桃木劍挑飛出,落在堂屋外面。

    “五谷鋪陰路,敬請陰人來,急急如律令。”

    輕喝的聲音又從老婆婆的口中傳出來,她念完這句話的瞬間,將手中的桃木劍放下,然后抓起另一個碗中的兩片葉子,朝著我的眼睛上面抹了過來。

    這葉子是用水泡過的,弄得我眼睛很不舒服,不過我看到老婆婆臉上的嚴肅,也并沒有說什么。

    “記住,別大聲說話!”

    老婆婆再度出聲對著我交代,而后抓起桌子上的鈴鐺,在手中開始快速的搖晃起來。

    叮鈴鈴……

    鈴鐺清脆的聲音傳出,在這夜空之中,仿佛透著一種極為詭異的氣息,而老婆婆手中的那鈴鐺一直都是極為有節奏的搖晃著,因為老婆婆的話,我大氣不敢出。

    這鈴鐺的聲音大概持續了有十來分鐘的時間,甚至我中途都開始懷疑老婆婆這到底是在搞什么?不會一點兒效果都沒有吧?

    不過就在我這個念頭剛剛生出的瞬間,我突然看到堂屋外面,似乎有著而一股威風吹動,傳來一陣嗚嗚的聲音,而老婆婆手中的鈴鐺一頓。

    “來了!”

    聽到老婆婆的聲音,我心中一沉,暗自吞了一口口水。

    老婆婆繼續搖晃著手里面的鈴鐺,下一刻,黑夜之中,竟然有著一道影子正朝著我們這邊飄過來,而當這道身影逐漸畢竟的那一刻,我整個人驚訝的張大嘴巴,下一瞬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因為剛剛老婆婆可是交代過我,不能大聲說話,這要是叫出聲來可怎么整?

    而之所以讓我這么驚駭,是因為在堂屋門前不斷朝著我們這邊逼近過來的那道身影,竟然是王遠勝?

    他肥碩的身軀并不影響他移動的速度,一張臉上,保持著死的時候那一副猙獰恐怖的姿態,但是他的雙眼之中,卻并沒有多少色彩。

    我看了看王遠勝的腳下,沒有影子,而且兩個腳尖微微垂著,而且他的腳尖距離地面,還有著一些距離。

    心中說不出的驚駭,這是王遠勝的鬼魂?

    之前的老婆婆給我說招魂,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因為爺爺的確是沒有和我普及過這方面的知識,所以這算是我第一次聽到,甚至親眼所見招魂這玩意兒。

    到了堂屋門口,王遠勝的鬼魂停頓下來,因為堂屋的門檻,他根本就沒有辦法進來。

    而我也死死的盯著王遠勝,此刻的他垂著的腦袋微微移動,開始抬起頭來,看到這一幕,我的心臟都提到嗓子眼兒。

    王遠勝那張扭曲而蒼白的面孔徹底的展現在我們的面前,而老婆婆手中那鈴鐺的聲音,也在這個時候節奏稍微緩慢下來。

    “來人可是王遠勝的冤魂?”

    老婆婆口中,那嘶啞的聲音傳出來,聽到老婆婆的聲音,王遠勝眼神中閃過一陣迷茫,最終,他的嘴巴慢慢裂開。

    “我是,你~是~誰?找~我~來~做~什么?”

    王遠勝的聲音顯得有些卡頓,而且透著一種極為陰森的氣息,我捂著嘴巴站在婆婆的身后,身形一動不敢動。

    “你含冤而死,心中有冤屈,可是死的不甘?”老婆婆并沒有回答王遠勝的問題,而是反問道,而就在老婆婆問完這個問題的瞬間,王遠勝整個人面部開始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他的眼睛里面,仿佛是開始有著一絲絲黑氣開始凝聚。

    “死,我已經死了?我不想死……”

    王遠勝不斷的搖頭,他情緒仿佛顯得有些慌張起來,隨后,整個人開始變得狂躁起來,周身防御也是有黑氣開始浮現。

    看到這一幕的我心中升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個時候,面前的老婆婆手中的鈴鐺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告訴我,你死的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是誰害死了你?”

    隨著老婆婆這個問題落下,我的心也開始懸起來,我看到王遠勝緩緩張開嘴,正準備說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全京城都在盼著楚〕〔第一豪婿〕〔萬族修士〕〔不曾長大的九零后〕〔都市之六界裁決者〕〔我成了病毒母體〕〔終極全才〕〔衛宮士郎的成神之〕〔女神養成日志〕〔江綺心沈少杭〕〔cosplay從入坑到入〕〔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神醫小狂妃〕〔羅依依和沈敬巖小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