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厲少寵妻至上宋云〕〔我在星際開花店〕〔我的手機通仙界〕〔原始部落小薩滿〕〔破敗贅婿〕〔魔天劍狂〕〔諸天萬界旅游團〕〔萬世為王〕〔極品全能保安〕〔暴力丹尊〕〔我的手機通三界〕〔楚流殤〕〔云上鳶飛〕〔全能召喚師系統〕〔清泉劍神〕〔史上最強書生〕〔神之七分〕〔天機運算器〕〔回到原始社會做酋〕〔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鎮陰棺 第53章 活兒來了
    這令牌同樣黑乎乎的,摸起來倒是挺輕巧的,主要是表面都已經光滑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做的,但如果這玩意兒這的有那么大的威力,那簡直就是個寶貝,看來我隨時帶在身上這是一個無比正確的決定。

    這時候我想起來,我爸給我除了這玩意兒,還有兩本古書,一本上面有許多符文,另一本則是教呼吸吐納的,這令牌既然是寶貝,那兩本書肯定也有大用。

    我連忙從床頭的柜子里面將兩本書翻出來,然后忍著胸口的疼痛爬起身來,翻看古書的一頁,我開始跟著上面的方法呼吸起來。

    雙手環抱,兩個大拇指按住肚臍下三寸的位置,深呼氣后憋住氣,要隔三秒之后,才將氣吐出來。

    然后慢慢的延長閉氣的時間,六秒,九秒……

    如此反復增加循環,剛開始的時候還沒什么感覺,但片刻之后,我就發現,這種呼吸吐納的仿佛,能夠讓我全身變得無比輕松,甚至胸口的疼痛因為我這樣吐納,竟然還有所緩解。

    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門外傳來何姝的敲門聲,我也趕緊將手中的東西收起來。

    何姝端著粥進來,看到我正坐在床上:“誰讓你起來的?”

    何姝臉色一跨,一雙大眼睛盯著我,看到何姝的樣子,我竟然有種做錯事的感覺,連忙尬笑了一下,說我感覺躺著不舒服,想起來坐一下。

    “正好,飯你自己吃吧!”何姝也沒多說,將手中的粥遞過來,我心想忘了這茬了,要是我好好兒的躺著,不就能讓何姝喂我了嗎?

    “不是,我現在感覺胸口又開始痛了,我還是躺下舒服點。”

    我捂著胸口,嘴角抽了抽,緩緩躺了下去,何姝的眼睛盯著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看出來我是在演戲,其實剛剛我經過那種吐納之后,感覺到我胸口的疼痛起碼緩解了三分之一。

    “對了,你的傷不要緊吧?”何姝喂我粥的時候,我突然想到昨晚上何姝自己好像也受傷了,而且看樣子還不輕。

    面對我的問題,何姝直接輕描淡寫的告訴我,讓我還是擔心一下我自己就行。

    喝了粥,何姝讓我先休息,兩個小時之后還要喝中藥。

    看著何姝離開,我繼續開始照著之前的方法吐納起來,這次我發現我腹部竟然還有點兒熱乎乎的,我感覺到渾身的毛孔開始出汗,房間里面彌漫著一股子淡淡的藥草味兒。

    “難道是何姝給我喝的中藥?”

    中藥調理的效果是比較慢的,那是因為吸收中藥里面的藥效需要更多的時間,但我練習這種吐納,好像能夠加快我對這種中藥的吸收,所以我的傷勢才好的這么快。

    接下來的兩三天時間,我都在養傷,不得不說,這幾天過的還是挺舒服的,何姝每天給我做飯端到屋子里面來,前面兩天都是她喂我,后面應該是看出點兒什么來了,就讓我自己吃。

    中藥每天也管夠,雖然味道很難喝,但那中藥喝了之后我再聯系吐納之法,對身體好像真的有好處,每次之后,我身上都會出一通惡汗,但是事后我就會感覺到,我的身體比之前輕盈了很多,也很舒服。

    這讓我知道,看來有些養身的方法,并不一定是假的。

    這一天,何姝照常送飯進來,然后將飯菜放到桌子上面,并沒有叫我吃飯的意思,不過我卻連忙從床上爬起來,走到桌子旁邊。

    “差不多得了啊,這都第四天了,準備在床上躺一輩子啊?”

    這時候,身邊的何姝雙手抱胸,面無表情的看著我,聞言的我手中動作一頓,糟糕,這女人發現了,其實在兩天前我差不多就恢復了,但是這種被人伺候的感覺,真的會上癮。

    “咳咳,我覺得還有點兒,但是好的七七八八了。”

    我連忙笑著解釋,何姝丟下一句話:“吃完出來幫忙曬藥材。”

    說完,何姝轉身走出房間,我吐了吐舌頭,好日子到頭了,吃完東西,我走出去看到何姝正在院子里面弄草藥,我問何姝怎么幫忙?畢竟這玩意兒我是一竅不通的。

    何姝讓我將袋子里面的藥材全部都弄到簸箕里面曬,一個簸箕放一種藥材,不要混合就沒有問題,收藥材的時候也是一樣。

    中途我問了下何姝她這藥堂到底是什么來路?怎么還有那種東西要抓藥,何姝則是看了我一眼,讓我別問,白天的時候幫忙做一下事情就行。

    晚上的活兒她自己來,我就不用幫忙了。

    很顯然,何姝在這上面還是不想告訴我一些東西,我心里面也沒有多想,畢竟說不定這關乎到何姝自己的秘密呢?并不是所有的秘密都適合跟別人一起分享的。

    “那你看我住在你這里,每個月給你多少房租合適?”

    我說這話是正經的,因為我覺得何姝自己也是一個女孩子,應該也需要錢的,我就這么住在她這兒,白住也不合適,況且我還想出去找個工作什么的。

    在農村干活兒習慣了,一下閑著我還有點兒不自在,這幾天是身上有傷,沒有辦法。

    “不用,你白天就跟我幫幫忙,有活兒的時候跟我一起,到時候該給你的一份,我會照常給你。”

    何姝看著我出聲,聽到她的話,我也是一愣,聽何姝的這意思,她這邊竟然還有別的活兒?

    就在我剛準備問何姝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

    “請問何老板在家嗎?”

    敲門聲過后,門口又傳來一陣詢問的聲音,何姝走過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中年男子,他的臉上布滿了焦急的神色,看到何姝的瞬間,又焦急的出聲。

    “女娃,請問何老板在嗎?”

    何姝點了點頭,說她就是,問來人有什么事情沒有?

    “啊?您就是何老板?”

    很顯然來人有些驚訝,他自己估計也不知道,來找的何老板竟然是一個20來歲的女娃子。

    而此刻的我眼睛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不知道為什么,我從男子的眉心處,看到一絲隱隱流動的黑氣,甚至這黑氣正在中年男子的面門上四處亂竄。

    我揉了揉眼睛,那黑氣還在,不是錯覺?

    這就是何姝所說的活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全京城都在盼著楚〕〔第一豪婿〕〔萬族修士〕〔不曾長大的九零后〕〔我成了病毒母體〕〔都市之六界裁決者〕〔終極全才〕〔衛宮士郎的成神之〕〔女神養成日志〕〔cosplay從入坑到入〕〔江綺心沈少杭〕〔神醫小狂妃〕〔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羅依依和沈敬巖小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