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陳六合沈清舞〕〔臨淵行〕〔無缺道途〕〔都市之終極奶爸〕〔我是真不想穿越〕〔我創造了舊日之神〕〔我有很多身份〕〔我在諸天群直播〕〔龍婿大丈夫〕〔無上祖道〕〔天授神符師〕〔銀子太多怎么辦〕〔星紋通天〕〔奪取世界〕〔超自然事務管理局〕〔妃傾天下:王爺請〕〔太紅了怎么辦〕〔我真是非洲酋長〕〔暴力丹尊〕〔近身狂婿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鎮陰棺 第105章 七盞燈
    白天的時候,這老道士一直在房間里面轉悠,也不說話,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我問他的時候吧,他就給我莫名其妙的來了一句,說什么云游四海的臭道士,沒有什么名字。

    這讓我很是郁悶,但是這人身上那種極為神秘莫測的氣息卻又是真實的,我覺得我應該不會感覺錯,一切只能等到晚上的時候,我看看他說的這下面的那東西根本不是我看到的表面上的那么簡單,我正好看看,這下面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一天的時間好不容易過去,終于到了晚上,我看到這老道士終于開始準備東西,他身上背著一個老舊的布包,甚至我看到上面還有好幾塊補疤的地方,按道理說這種高人隨便展現一點兒本事肯定就會收到很多人的歡迎。

    但是他卻這么寒酸?這老道士難不成真是那種不求錢財的高人?

    現在的話,我心中也只能這么想了,我看到老道士從布包里面取出七個小碗,然后又摸出一種符篆來,這符篆我不知道是什么級別的,但是我卻看到這符篆的上面,竟然是有種淡淡的銀色閃爍著。

    我心中暗自感覺到這符篆可能并不是什么簡單的東西,我看著他將符篆全部搓成了燈芯,然后放在那些很小的燈碗里面。

    看到這一幕,我的眼睛微微一縮,這老頭兒有點兒東西,因為在那些符篆變成燈芯的時候,我明顯是感覺到他身上有著靈氣朝著那燈芯里面灌輸進去,這種手法,很強啊。

    要知道,一般靈氣灌輸進入符篆之中,符篆就會別激發,除非是那種控制力度極為強悍的高手,才能夠把握那種不被出發的度。

    眼看著老道士將七個燈碗弄好之后,然后取出燈油慢悠悠的倒進那燈碗里面,看到這一幕,我盯著面前的老道士,因為我知道,他肯定是要行動了,我看著他將七個燈碗擺放處一個奇怪的形狀,這形狀看起來我很陌生,本來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七星。

    但是這形狀的確并不像是七星的布局,那么這老道士布的肯定不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七星那么簡單。

    而七個燈碗的位置也正好是在餐廳,看到我昨晚上找到的位置并沒有錯。

    我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候起來,最終,我看到老道士手中出現一張符篆,想了想,他將符篆收起來,轉過頭看向我們身后。

    “請問你們有打火機嗎?”

    聞言的我整個人一陣愕然,有點兒沒有反應過來,我還以為這老道士剛剛要干嘛?現在竟然問打火機?

    我連忙從身上摸了一個打火機給他,看到他蹲下身子,然后慢慢的一個個將七盞燈全部都點燃。

    弄完之后,他站起身來,將打火機還給我,我看著這老道士,雖然嘴上沒有說,但心里面已經覺得他之前在我心中樹立起來的那種高深莫測的氣息已經消失了一半,我以為他要給我露一手的,沒想到點燈都要用打火機?

    真是……不知道怎么表達我心中奔騰的情緒啊!

    就在老道士站起來的時候,我的眼睛猛然瞪大,因為我看到,七盞燈里面的火苗竟然無比詭異的朝著中間的方向指去,看到這一幕,我心中大驚。

    要知道火苗是跟著風的吹動而變換方向,搖曳的。

    但是眼前我所看到卻完全已經超出了這樣的常理,那七個火苗,分別朝著中間指向,就感覺是一股力量牽引著那些火苗,指向中間。

    我看向老道士,他卻是站在旁邊,一臉淡然的看著那七盞燈的中間,這老道士,還是高深莫測啊。

    我一言不發的站在原地,安然就在我的身后,這個時候,我突然看到在那七盞燈的中間,竟然是有著一絲黑氣開始冒出來,看到那冒出來的黑氣,我眼睛微微一縮,本來我以為那怨靈嬰要出來的,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那怨靈嬰根本沒有出來。

    這個時候,我看到老道士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玉瓶,他將那玉瓶放在七盞燈的中間,而那些冒出來的黑氣,竟然直接鉆進玉瓶之中。

    我心中很是郁悶,這老道士到底是在干嘛?

    我準備問,但是有止住了,因為我覺得這樣有點兒太沉不住氣了,等一下或許就知道這老道士到底想要干嘛。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老道士手中掐著一個印結,然后口中低聲喃喃,我并沒有聽清楚他到底是在念些什么東西,聲音很小。

    隨后他手中的印結朝著七盞燈之中點了下來,那七盞燈的火焰瞬間比之前猛了一倍,而地下面冒出來的那些黑氣也越來越多,變得無比的濃郁起來。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微微一驚,此刻那陰煞之氣的感覺更加的強烈,這老道士竟然是在將地下面的陰煞之氣抽出來。

    他是想要逼那個東西現身?

    “前輩,那東西難道不敢現身?”

    我終于忍不住,對著面前的老道士出聲詢問,聞言的老道士轉過頭來,然后朝著我看過來,笑道:“這東西可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他不想暴露自己,因為一旦自己徹底暴露的話,那么他肯定會引來不少讓他頭疼的人。”

    話音落下,老道士繼續盯著那玉瓶在看,我心中并不是很明白老道士所說的話,之前那怨靈嬰不是已經暴露自己了嗎?

    現在老道士又說這種話,又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這一點,我就盯著眼前的老道士,看他接下來要怎么辦。

    地下面的陰煞之氣越來越濃郁,不斷的被那玉瓶吸收進去,這個時候,我感覺到這房間的空氣仿佛都變得冰冷下來,而我則是看向身后的安然,讓她后退一點兒。

    安然點了點頭,我看著那七盞燈,這個時候,餐廳的位置已經徹底的被陰煞之氣所包圍,然而那七盞燈所在的位置依舊是無比的穩定,周圍仿佛根本就咩有陰煞之氣能夠入侵一樣。

    我眼看著那七盞燈的火焰再度拔高,而地上的玉瓶在這個時候也是有著一股巨大的吸力傳出來,周圍彌漫出來的那些陰煞之氣瞬間不要命的朝著玉瓶之中洶涌過去。

    這時候,我突然感覺到那些陰煞之氣瞬間一滯,仿佛在地下有一股力量正在拉扯那陰煞之氣一樣。

    這個時候,老道士臉上卻是露出了一抹淡笑。

    “終于沉不住起來了嗎?”話音落下,我看到他手中印結變化,那七盞燈的火苗瞬間朝著空中一沖,直直的燃燒著,沒有半點兒的晃動,而那仿佛被拉扯的陰煞之氣也是再度從地底冒出來,鉆進玉瓶里面。

    吼!

    突然那,地底之下,仿佛有著一聲充斥著憤怒的嘶吼聲傳出。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我心中咯噔一聲,這聲音,讓我心中竟生出一種驚恐。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全京城都在盼著楚〕〔第一豪婿〕〔萬族修士〕〔不曾長大的九零后〕〔都市之六界裁決者〕〔我成了病毒母體〕〔終極全才〕〔衛宮士郎的成神之〕〔女神養成日志〕〔江綺心沈少杭〕〔cosplay從入坑到入〕〔爹地債主我來了免〕〔神醫小狂妃〕〔羅依依和沈敬巖小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