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鐵路往事〕〔甜妻在上總裁追妻〕〔林浩孟舒然〕〔俠女來襲:本王妃〕〔網游之我能融合骸〕〔凌刀問道〕〔頂級神豪〕〔王爺太難混〕〔萌寶來襲:總裁爹〕〔我的師父是神仙〕〔一直覺醒一直爽〕〔我的光影年代〕〔仙帝重生〕〔一胎雙寶:爹地請〕〔炮灰修煉手札〕〔都市最強仙尊〕〔福妻高照〕〔農門獵女〕〔誓歡〕〔豪婿(一世豪婿(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都市超級富豪 第378章 一場并不輕松的談判
    電話聽筒里突然沒了聲音,方遠途頓時就急出了一腦袋汗,連聲問道:“老余!老余,你聽見了嗎,我是方遠途,你還在嗎?”

    “我在。”余振海冷冷的應了一句,那聲音仿佛來自一個世紀之前,透著徹骨的寒意。

    謝天謝地!方遠途心中暗道,連忙小心翼翼的說道:“老余啊,有些話,在電話里不方便說,咱們能不能見個面?地點由你來選,所有的一切都由你安排。現在局面很危急,真的,咱倆必須見面坐下來好好談一次,另外我知道你需要錢,要多少盡管說,一切都可以商量!”

    余振海再一次沉默了,這次時間更長,方遠途把手機緊緊貼在耳朵上,生怕錯過了對方的任何一點動靜,但聽筒中卻始終只有余振海沉重的呼吸聲。

    大概過了一分鐘,余振海突然開口了:“你到底要我和談什么?”

    “見面之后再說可以嗎?難道你還不相信我?”方遠途試探著回了一句。

    余振海這次沒有沉默,而是爽快的說道:“好吧,你給我帶一百萬,全部要現金,兩個小時之后,我派車去四海石材接你,但只許你一個來,不要帶任何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放心吧,我......”話剛說了一半,聽筒里已經傳來了一陣忙音,顯然,余振海已經掛斷了,方遠途苦笑了下,腦子迅速轉了幾圈,然后忽得一聲站起身,抓起李曉飛的手機便往門外走去。在樓梯口處,與跑上樓來的老五差點撞了個滿懷,老五見狀,趕緊閃身一旁,他也顧不上搭理這個手下,低著頭快步朝樓下走去。

    “大哥,那個傻逼癮頭上來了,在地下室里跟殺豬似的嚎呢?咋辦,給他弄點?”老五跟在他身后,小聲問道。

    “嗯,別讓這小子跑了就成,你們幾個給我看住了,千萬不能出任何差池。不行就餓他兩天,餓迷糊了就消停了。”他頭也不回的說道。

    “妥了,我看應該餓死這個王八蛋!”老五恨恨的嘟囔了一句。

    他出了別墅,駕車直奔公司,等拐下公路,開上通往自己公司的專用道路時,忽然明白了余振海為啥非要到公司來接他。

    這條便道是他專門為自己公司修建的,大概有兩公里左右,在路的兩側還做了綠化,并安裝了太陽能路燈,由于路的盡頭是四海石材,所以,除了附近的村民偶爾走一下,幾乎沒有外來車輛駛入。

    余振海挺賊啊,他外逃之時,這段路還沒有鋪設,如今回來才半個多月,居然連我的底細都摸清楚了,接我的車走上這條路,便可以確定是否有人跟蹤和監視,這也算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手段啊。

    這個老余啊,有這智商和辦事能力,何必非要做殺人越貨的買賣呢,干點啥不掙錢啊,他默默的想,不過,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總是有人在做這種掉腦袋的事,想到這里,不禁輕輕嘆了口氣。

    老板大半夜的回公司,把值班的保安都嚇了一跳,忙不迭的開大門,又一路小跑的打算替他拉開車門,不料還沒等跑到車前,他已經開門下車,大步朝辦公樓里走去了。

    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關好了房門,打開保險柜,隨手找個袋子,便將一捆捆的鈔票扔了進去,扔到一百捆的時候,他遲疑了片刻,把牙一咬,又多拿了二十萬放進袋子,這才重新關好了保險柜。

    深吸了一口氣,擦了把額頭上沁出的汗水,在心中默默祈禱道:老天爺保佑,但愿余振海能聽勸,就此收手,然后遠走高飛,只要陳曦不出事,余振海又跑了,那這件事就有回旋的余地,即便老佐真的被抓并且供出點什么,那也說明不了啥問題,既沒有后果,殺手又逮不著,警方也是干沒轍。

    正在心中默念著阿彌托佛,自己的手機卻響了,拿出來一看,是李百川的來電,心頓時就提了起來,這么急回電話了,恐怕不會是啥好事情。

    “哥,這么快就有消息了?”接通電話之后,他緊張問了句。

    李百川的聲音很低沉,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內心的煩躁不安,每個字都好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樣。

    “老佐確實被抓了,不過不是平陽,是被安川警方抓走的,具體涉案原因不詳,這個老佐還知道曉飛什么事?”

    盡管早有預料,但他的心還是不免一沉,略微思索了片刻,這才壓低聲音說道:“亂七八糟的知道一些,但都沒什么大事,唯獨這件事是最要緊的。”

    李百川長嘆了一聲:“真是作孽啊!我這輩子算是徹底讓這個畜生給毀了!真想現在一刀宰了這個逆子!”

    我早就想宰了他了!方遠途在心里暗罵,可嘴上卻還是勸道:“哥,你也別這么說,事已至此,埋怨也沒用,再說也怪我沒盡到責任,辜負了你的信任,那幾天我正好有點業務,就沒跟曉飛在一塊兒,誰知道他就跟老佐攪合到一起了啊,碰巧老余又回來了,壞事都趕一塊去了。”

    李百川嗯了一聲,沉吟片刻,果斷的說道:“遠途,你帶著曉飛,用其他身份的護照出國躲一躲,等我這邊的消息,要是局面穩定可控,再回國不遲。明天就走,一刻也不要耽擱。”

    他聽罷微微一笑:“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呢,我和老余聯系上了,一會能見他一面。”

    “真的假的?你沒開玩笑吧?”李百川頗為驚訝,待他將剛才的事情一說,幾乎不假思索的說道:“要不惜一切代價,讓這個老余停止行動,他干這種事不外乎為了錢,那就給他錢,要多少給多少,然后趕緊把這個瘟神打發掉,這叫釜底抽薪,懂嗎?”

    “我明白的,放心吧,只要老余能停手,除了給他錢,我甚至可以幫他遠走高飛,這樣一來,就算老佐在里面扛不住,把曉飛供出來,也不會有什么大事,沒證據沒后果,警方也干瞪眼沒辦法,總不能因為老佐的一句話,就治曉飛的罪吧。”

    “但愿吧!”李百川輕聲道:“記住了,此時此刻,千萬別心疼錢,錢沒了可以再掙,人要是進去了,那可就徹底完蛋了,就是用錢砸,也得把老余這個瘟神給我砸走!”

    掛斷了電話,方遠途看了眼手表,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這個余振海,可千萬別變卦呀,轉念一想,應該不會吧,看在一百萬的份上,這家伙也得信守承諾呀。

    這一個小時,卻漫長的像一個世紀,他幾乎每隔五分鐘就要看一眼手表,也許是因為焦慮的緣故,硬是感覺那塊價值三十萬的江斯丹頓走得不夠準時。

    李曉飛的手機終于響了,接通之前,他看了眼時間,正好兩個小時。

    “方老板,一百萬準備好了嗎?”聽筒里傳來的還是余振海那沙啞陰冷的聲音。

    “早就準備好了,就等著你的消息了。”他道。

    “那好,你出來吧,門口有一臺黑色轎車,你上車之后,一切聽司機的安排就可以了,他會帶你來見我的。”余振海說罷,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趕緊站起身,將兩部手機裝好,然后抓起袋子,快步出了辦公室,一路小跑下了樓,抬眼一看,果然大門外停著一臺黑色轎車。

    值班保安見他出來了,趕緊又跑到車前,還是打算替他開車門,不料卻發現老板并沒有上車,而是直奔大門而去,不由得一頭霧水,只好顛顛兒的跟上去。

    出了公司大門,他徑直走向那輛轎車,也不吭聲,拉開后車門便坐了進去。

    “你好,方老板。”司機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了句,隨后遞過一個眼罩:“麻煩你戴好,躺在座位上。”他也不廢話,接過來便戴在了眼睛上,那司機這才轉回身,仔細檢查了一番,見他躺好了,便啟動汽車,徐徐駛了出去。

    最開始,他還沒有失去方向感,感覺車子駛入了那條便道,但并沒有順原路駛上公路,而是在中間的一個小路口拐下了一條村道,應該是在村鎮中穿行了一段,最終才拐上的大路。耳邊往來車輛的聲音越來越多,又轉了幾個圈,就徹底分不出東南西北了。索性啥也不合計了,任由車載著他在路上轉悠。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幾乎都要睡著了,忽然感覺車速漸漸慢了下來。

    “還沒到嗎?兄弟。”他實在忍不住,便問了句。然而卻沒聽到回答,又走了一段,車子終于停了,他連忙翻身坐起,還沒來得及問,兩側的車門幾乎同時打開,兩個人同時坐了進來。

    他一驚,伸手就要摘眼罩,卻聽耳邊有個沙啞的聲音說道:“不用摘,這樣說話挺好的。”

    “老余,你不至于吧,我又不是沒見過你,干嘛搞這么神秘?”他故作輕松的道。

    老余則嘿嘿干笑了幾聲:“你不是說情況很危急嗎,所以,咱們還是小心點好,以免給對方添麻煩。再說,帶著眼罩也不妨礙你說話,說說看,你非要見我,到底要談什么呢?”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大唐一曲遠〕〔玄奕澈〕〔都市之劍帝重生〕〔十界魂王〕〔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我不停瘋狂找尋你〕〔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的諸天次元公會〕〔沈清辭 全文閱讀〕〔羅依依和沈敬巖小〕〔重生之大演講家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