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都市超級富豪 第251章 乖乖讓我收了吧!
    楊琴笑著點了點頭。

    “這事鬧得!你倒是提前告訴我下啊,我這人心眼實在,還真以為帥到可以刷臉了呢。”他一邊開車一邊說道:“對了,你跟這老板關系挺好啊,我看那經理見了你,就跟小狗見了主人似的,就差搖尾巴了。”

    楊琴撲哧下笑了,歪著腦袋想了下:“我跟這個飯店老板認識了三十多年了,關系非常好。”

    “哇塞?三十多年?那不是光屁股長大的朋友?”他道:“這年頭,能保持這么長時間的友誼可太少見了。”

    “你才光屁股呢!說話能不能雅一點啊。”楊琴笑道。

    “這有啥不雅不雅的,誰小時候不是光屁股的。”他說完,忽然愣了下,歪著腦袋看了眼楊琴,試探著問道:“師姐,你在逗我吧?我咋感覺這話有點不對勁呢,認識三十多年了?這個飯店的老板,不會就是你自己吧?”

    楊琴繃著臉,很認真的點下頭:“算你機靈,孺子可教。”

    他無言以對,憋了半天,都不知道該說點什么,最后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唉!有錢人開個玩笑都投入這么大,真是太有性格了。這樣的女人喜歡上了我,而我居然拒絕了,是不是有點裝過頭兒了呢?

    說話之間,車已經開到了電報大樓的門前,楊琴并沒有立刻下車,而是低著頭坐在那里。他有點不知所措,過了好一陣,才試探著問道:“師姐,你還有啥事嗎?”

    楊琴歪著腦袋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怎么的,你是真不打算求我點什么嗎?”

    哦!他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鬧了半天,楊琴并非不肯幫忙打聽,而是在等著他開口相求啊!說心里話,楊琴要是真出面給打聽下,高老虎是很有可能給面子的,但是......

    為了挽回和顧曉妍的感情,而讓楊琴幫忙,這件事無論從哪個角度上說,都多少有些不妥當,他始終沒好意思開口,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師姐,我確實想過求你來著,但思前想后,還是覺得不妥當,還是我自己來查吧。”他低聲說道:“不管怎么樣,我都先謝謝你。”

    楊琴默默的看著他,良久,輕輕的嘆了口氣:“這么說,你是一定要挽回和顧曉妍的感情唄?”

    他苦笑了下:“也許根本就無法挽回了,但總要試一下,不給自己留下遺憾的借口。”

    楊琴聽罷,略微想了下,平靜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們倆的感情到底有多深,但有一句話,你應該聽過,修復失戀所帶來的痛苦,最好的辦法并不是時間,而是用另外一段戀情去替代。”說到這里,她略微停頓了下,無奈的一笑,又繼續說道:“我活了這么大

    ,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對一個男人說話,希望這個男人不讓我失望。”

    陳曦不傻,他當然清楚,以楊琴目前的身份地位和經濟實力,能這樣主動直白的向自己表達感情,已經非常不容易了,作為他這個條件的男人,如果還要拒絕的話,未免有點自視過高、不知天高地厚了。

    然而,猶豫了很長時間,最后還是打算要不知天高地厚一次。

    他愛顧曉妍,但并沒有到難以割舍的程度,只是不能接受以這樣的方式分手。換句話說,如果顧曉妍和當年許茹雪一樣移情別戀了,他肯定還會保持沉默,咬咬牙也就過去了,絕對不會做糾纏不清的事情,而現在的情況則完全不同。

    在某種程度上說,找出這個背后的主謀者,甚至比挽回與顧曉妍之間的感情更重要,所以,略微斟酌了下,最后把心一橫說道:“對不起師姐,我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并不是說一定要挽回和曉妍之間的感情,但我必須找出這個設局的人,否則,這點事能窩囊我一輩子。”

    楊琴似乎預料到他會這么說,并沒有太驚訝的表示,只是眼睛望著車窗外的夜景,幽幽的問:“我可以把你的這句話理解為拒絕嗎?”

    他想了下:“師姐,如果我現在馬上就顛顛兒的追求你的話,你又會怎么看我呢?”

    一句話倒是把楊琴問住了,略微沉吟了下,抿著嘴笑了:“這個不好說,也許我會覺得你這個人不咋樣吧?我說得是也許,要不這樣吧,你顛顛兒的追求我下,讓我仔細品一品?”

    他也笑了,搖了搖頭道:“我沒什么錢,也沒啥大能耐,但是活這么大,從來就沒顛顛兒的追求過女人,以前不會,以后恐怕也不會。所以這個要求,我沒法滿足你,真要是硬逼著我做,估計不僅我自己覺得惡心,連你見了我那副德行,也得吐好幾天。”

    楊琴卻把嘴一撇道:“我才不信呢?表姐說,顧曉妍是華陽公司的四大美女之首,全公司上下好多男人對她都垂涎欲滴,你沒屁顛兒的追求過,怎么可能到手呢?”

    他卻微微聳了下肩膀:“還真讓你說著了,我從來就沒主動追求過她,相反,倒是每天都把她氣個半死,曾經拎著拖布把子滿項目部攆著打我呢。”

    楊琴一聽,頓時還來了興趣,兩只眼睛忽閃著道:“是嗎?那你跟我說說,你是怎樣把一個著名的大美女氣成那樣的?”

    “我......”他一時性起,差點就當場開講,可是馬上意識到談論這些有點不合時宜,于是趕緊把話題岔開了,只是淡淡笑了下:“算了,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有什么可提的,時候也不早了,你還是回家吧,你開

    車,我在后面跟著,就算送你了。”

    “切!”楊琴噘著嘴道:“小樣吧,還不肯說,看來是怕提及往事,心里難受吧,不說拉倒,我還不愛聽了呢。”說完,開門便下了車,頭也不回的上了自己的捷達,啟動之后,一腳油門,車子便竄了出去,他見狀則趕緊跟上。

    楊琴好像是故意把車開得很快,搞得陳曦還怪緊張的,全神貫注的駕駛車輛跟在后面,開了一陣,偏巧趕上信號轉換,眼看著捷達車過了路口而信號燈也變成了紅色,他只好踩住剎車,等30秒過后再看,楊琴的車卻早就沒影了。

    唉!我剛剛說話,是不是有點不夠委婉呢?他想,正后悔之際,卻忽然發現前方不遠處的路邊停著一臺車,正打著雙閃燈,定睛一看,正是那輛捷達,不由得會心一笑,趕緊開了過去。

    見他車上來了,楊琴降下車窗,白了他一眼,這才再次啟動,又往前開了一段,拐了個彎,楊家那棟三層別墅豁然出現在眼前。

    陳曦上次是白天來的,而夜間,在各種燈光的裝飾之下,別墅顯得更加氣派非凡,楊琴并沒有把車開過去,而是在距離大門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他見狀也趕緊停好車,開門走了過去。

    “開這么快干嘛,多危險啊?”他埋怨道。

    楊琴則微微一笑:“我就想看看,你顛顛兒跟在我屁股后面的樣子。”說完,深深吸了一口氣,正色說道:“也許我和那個顧曉妍是一種性格的女人吧,越是跟我主動獻殷勤的,我越沒什么感覺,就對你這類的又臭又硬的蠢貨有興趣,行了,我認輸了,這樣吧,你不要去找高叔了,他脾氣不好,又霸道慣了,萬一幾句話不對付再弄僵了,就更不好收場了,還是我想辦法吧,估計他能給我這個面子,我幫你的忙,但如果最后你不能挽回這段感情,那就乖乖讓我收了吧。”說完,自顧自的咯咯笑出了聲。

    他沒想道楊琴會這樣處理問題,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天,苦笑著道:“憑啥啊你要收了我呀,我要是寧死不從呢?”

    “你敢?”楊琴把眼睛一瞪道:“從小到大,我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寧死不從?那你就等著打一輩子光棍吧。”說完,也不理睬目瞪口呆的他便駕車便拐進了院子。

    他無奈的笑了下,并沒有立刻啟動,而是默默的坐了很久,這才駕車緩緩離開。

    回到辦事處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點了,抬頭往樓上看了眼,小周幾個人臥室的燈還亮著,他不想弄出太大動靜,輕手輕腳的上了樓,進了自己的房間,把那個雙肩包丟在床上,正打算換衣服沖澡,卻無意之中瞥見雙

    肩包還有個夾層,于是便隨手拽開拉鏈,往里摸了下。

    手指碰到一個很硬的卡片,第一感覺是身份證之類的東西,他心中不由得一喜,如果是這個小騙子的身份證就好了,他想,趕緊掏了出來。

    確實是一張身份證,只不過讓他萬萬沒想道的是,這張身份證竟然是他的。

    他愣了幾秒鐘,第一反是自己的身份證又被偷了,要是這樣的話,那就算是打出腦漿子來,也得從這仨小子里把小偷抓出來,不然的話,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可是,當他打開挎包才發現,自己的身份證還老老實實的呆在里面,這下不由得驚得目瞪口呆,趕緊拿出來,把兩個身份證放一對比.......

    我操!壞了,剛剛一著急,忘記哪張身份證是從挎包里取出來的了,現在單憑肉眼,根本就無法分辨哪個是哪個了呀!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