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都市超級富豪 第289章 拿不定主意
    那這個事到底該怎么辦呢?按照小周所提供的信息,再加白燕自身的硬件,最后由她來做分公司的財務負責人是非常有可能的,而如果胡總要是征求我意見,又該如何回答呢?

    直接回答說沒有合適的人選?這顯然不妥當,公司把幾千萬的資產交到我手上,而我竟然對財務主管的人選沒任何自己的想法,如何能讓領導放心呢?

    要么就說,您定吧,派誰來都可以?這看起來是個不錯的答案,但胡總肯定認為我在耍滑頭,說穿了,就是在揣摩領導的意圖,而胡總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人,用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話說:鬼頭蛤蟆眼的,格局太小,成不了什么大氣候。

    索性就說方姐是合適的人選呢?我本來就是這么想的,也不用藏著掖著的,可轉念一想,分公司的主要班底,是我從曉妍哪里帶出來的,如今財務總監再是方姐的話,那豈不等于是一個小山頭了嘛!胡總會不會因此對我產生一些看法呢?目前一切還都沒有最后定奪,任何的懷疑和不信任,都會影響胡總的決心,可不能拿自己的前途鬧著玩啊......

    要不還是說白燕吧,正好順了胡總的心思?可是,他和白燕素無交集,聽說是個很刻板的人,真當上分公司財務負責人,要是配合不好,我說東,她說西,也是個鬧心的事,最重要的是,如此的美差,就這么讓一個不相干的人來干,實在有點不甘心啊!

    唉,不怪人都說,屁股決定腦袋,不當領導不知道,真要當上了領導,一天到晚各種各樣的破事還真挺多,再想跟從前似的,閉著眼睛干活,我行我素,還真不行了啊!想到這里,他不禁嘆了一口氣。

    思前想后,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忽然想起了顧曉妍,對啊,和胡介民打交道,曉妍是最有經驗的了,這事何不問問她呢?畢竟她干項目經理多年了,對各方面情況了解的全面一些,至少比我經驗豐富嘛。

    剛把電話拿出來,還沒等撥出號碼,一個陌生電話卻打了進來。

    這是個安川地區的手機號,尾號竟然是77777。自從用手機,他接觸過的號碼中,尾號是三個7或者三個八的,就已經算是挺牛逼的了,偶爾在一些廣告上見過四連號的,像這種五連號,還真是頭一次看見。

    我靠,這該不會是楊老大的電話號碼吧,他想,估計也就是他這種身份地位的人,才能擁有如此土豪的電話號碼。

    “喂,你好。”接通之后,他說了句。

    “小陳啊,我是楊常勇。”果然不出所料,來電的正是楊老大,只聽他繼續說道:“早上起來,你急急忙忙就走了,我帶回一條野豬腿,你來我家取吧。”

    他不禁啞然失笑,趕緊說道:“楊叔,用不著的,您還是自己留著吃吧。”

    楊常勇聽罷卻哈哈笑道:“我能吃幾塊肉啊,聽小琴說,你那里是四五個大小伙子,正是能吃的時候,咋的,你那意思,是讓我給你送去唄?”

    聽楊老大這么說,他趕緊笑著道:“別啊,哪有讓您送過來的道理,還是我抽空去您那里取吧。”

    “這就對了嘛,能打到這兩頭野豬,也有你一半的功勞呀,要不是因為你,也不可能認識謝老三嘛。”楊常勇笑著說道:“還有,秋哥那邊也來信了,今天晚上八點,還在你第一次遇到老虎的那個足療店見面,不過,這次就只能你自己去了,不要帶任何人。”

    “這么快啊?不是說三天嘛。”他驚訝的道。

    楊常勇淡淡一笑:“快什么啊,這件事要不是涉及到老虎的干兒子,當時一個電話就能搞定的,你跟他聊完之后,順便就來我家吧,我正好想和你談談。”

    “好吧,我也想跟您聊聊呢。”他道。

    放下電話,他想,確實得好好談談,否則,楊家人如此主動熱情,自己不把話說在明處,實在有失做人的厚道。

    一晃中午了,幾個人胡亂吃了口東西,姚遠著急回辦公室做統計臺賬,陳曦便開車帶著他先回了。回到了辦事處,他先是草擬了一份分公司機構設置和人員配置的方案,并本著胡總提出的一人多職、一職多能的原則,對每個崗位都做了詳盡的說明,寫完之后,大致算了下,未來的分公司暫定設置行政、財務、統計、工程、企管五個科室,定編35人。

    重新校對了一遍,確認沒有錯別字,正打算直接發給公司總經理辦公室,卻臨時改了主意,決定還是先跟顧曉妍溝通下,再說也該問問傷情的康復情況,于是便將電話打了過去。

    電話響了好久,顧曉妍并沒接聽,他不禁有點奇怪,難道沒在家?又撥了一遍,還是無人接聽,于是只好作罷了。

    剛把手機放在一邊兒,謝天宇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大侄子啊,楊老大是不是給你打電話說秋哥的事了呀?”電話一接通,謝天宇直截了當的問道。

    他嗯了一聲,謝天宇又試探著問道:“那你是咋想的呢?”

    略微沉吟了下,他緩緩說道:“我......我沒怎么想啊,等晚上見了面再說唄,看看這位黑道老大到底能提供個什么線索。”

    謝天宇淡淡一笑道:“大侄子啊,其實我和這個秋哥打過一次交道,他是個老狐貍,一貫裝神弄鬼,別看高老虎抬舉他,說什么是真正的黑道大哥,其實那都是扯淡,就是個偷雞摸狗的頭兒罷了,心里裝得那點道義,還沒我多呢!而且那廝說話跟放屁一樣,從來就不算數,所以啊,你還真得長個心眼。”

    他聽罷一愣,便追問這些話到底是啥意思,謝天宇這才將當年和秋哥打交道的事大概說了一便。

    原來,七八年前,謝天宇的生意遠沒有如今的規模,人脈也挺一般的,有一次,一個邊遠鄉鎮的客戶帶著全村老少爺們湊的十萬塊錢,來他公司買農機設備,但是半路上被人給偷了。

    盜竊這種案件,如果不是當場抓小偷現行,日后偵破就很難,即便抓到了當時行竊的小偷,贓款也早被揮霍殆盡,而且,小偷為了減輕罪責,往往只承認被抓時候的盜竊行為,對其他案件則堅決死扛到底,當年的監控設備又不像現在這樣完善,可以說,如果當時沒抓到的話,這筆錢就基本上算沒了。

    這十萬塊錢,對那位客戶來說絕對是天文數字,他深感回去無法跟村子里的老少爺們交代,于是便要上吊,來個以死謝罪。

    “我這人就看不得這種情況,一個大老爺們,哭得跟老娘們似的,看著都揪心。”謝天宇說道:“所以,當時把牙一咬,設備白送給他了,一分錢沒要,權當是學雷鋒做好事了。”

    “真的呀?我的三大爺,想不到你還如此的急公好義啊,這簡直就是《水滸傳》的山東及時雨宋江嘛!”陳曦開玩笑的說道。

    不料謝天宇嘆了口氣,以少有的一本正經態度說道:“我也是從農村出來的,知道山里的鄉鎮有多窮,大家湊十萬塊錢,幾乎等于是全村人的命根子,真要是找不回來,不光他得死,沒準家里還得死幾個,當年我也不算富裕,但十萬塊錢還是拿得出的,而且,我當時認識個道上的哥們,叫崔三,那是條硬漢子,為人最講義氣,打起架來不要命,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我把這件事告訴了他,他當時拍著胸脯保證,只要給秋哥掛一個電話,三天之內,錢肯定給送回來。”

    “怪不得呢,鬧了半天,你是心理有底啊。”陳曦笑著道:“結果呢?錢給你要回來了?”

    “狗屁!”謝天宇恨恨的罵了句。

    原來,崔三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為秋哥曾經欠他一個人情,所以才夸下了海口。電話打過去,秋哥答應得還真挺痛快,說好第二天把錢給送回來,可第二天卻沒了消息,再掛電話一問,又說是明天,結果明天推后天,后天推大后天,一直拖了一個禮拜,最后給謝天宇和崔三送來了四萬塊錢,進屋就先訴苦,說是錢一到手,就被下面這幫小弟給花了,又說偷錢的賊是跳墻的佛爺,意思就是外地流竄的小偷,也無法約束等等,總之就是一句話,錢只能還回來四萬,那六萬塊錢過了水,早沒影了。

    “崔三當時一句話沒說,接過錢拉著我就走了,出了門之后告訴我,就是這一錘子買賣,以后他永遠也不認這家伙了。”謝天宇說道:“我當時承諾過,十萬塊錢要回來了,拿一萬塊錢給崔三做酬勞,結果只回來了四萬,我也沒含糊,還是拿出一萬塊錢來,但崔三說死也不收,這事就算過去了。”

    聽到這里,陳曦也連連點頭,以他對謝天宇的了解,估計這事基本屬實,同時,不由得對這位崔三頗感興趣,既然兩人交情這么好,可為啥從來沒聽謝天宇提過呢?于是便問:“三大爺,那這個崔三現在哪去了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