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都市超級富豪 第198章 韓莉的憤怒
    他被這句話給問糊涂了,愣愣的道:“三大爺,你這是喝多了還是沒睡醒啊,她出事了跟我能有啥關系?”

    謝天宇則哈哈一笑:“沒關系最好,那是我想多了,我就怕這里面有你啥事,既然沒有就無所謂了,只不過可惜那小娘們了。”

    他的腦子一轉,心中暗想,去他媽的吧,鬼知道我還能不能當得上這個分公司經理,既然如此,當真是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現在謝天宇如此恭敬我,還不是認準我將來能主政分公司,此時不用他辦事,等分公司成立了,萬一要是被公司那幫家伙一腳踢開,謝天宇還未必搭理我了呢!

    想到這里,把心一橫,直截了當的說道:“三大爺,我正琢磨跟你說這個事呢?你有沒有路子,幫我打聽下,看看韓莉和二寶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這官司是否有得打?”

    謝天宇聽罷,沉吟半晌,這才笑著說道:“大侄子啊,你這叫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不過我可提醒你啊,打官司可是個燒錢的事兒,要是依我看,你和韓莉之間也沒啥感情,無非就是圖個新鮮和樂呵,能不管最好別管!”

    他現在已經懶得再解釋什么,反正謝天宇是認定他與韓莉之間是那種關系,于是便笑著道:“既然你也說一日夫妻百日恩,那我能不管嗎?至于花錢嘛,我看也花不了多少,二寶又沒啥背景,跟這種人打官司,還需要大筆投入嗎?”

    謝天宇想了下:“說得也是,那種傻逼,是死是活根本無人關心,好吧,你等我消息,我先打聽下,如果官司要是有得打,等我回安川之后,咱們再操作,要是翻不了的鐵案,我還是勸你別跟著攪合,為了這么個沒名沒份的女人,犯不上的。”

    他點頭答應,兩個人這才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他讓小周把施工隊隊長喊來,并通知隊里的焊工準備培訓考核,簡單交代了下注意事項,這些焊工都是老手,基本都經歷過,也無需太操心。

    忙了一天,晚上回到駐地,吃罷了晚飯,正打算洗澡休息,謝天宇的電話打了進來。

    “大侄子,好消息啊,韓莉這個官司非常有得打!”他興高采烈的道。

    “哦,快說說,怎么回事?”他趕緊問道。

    謝天宇聽罷,將發生的事情一說,他也聽得連聲嘆氣。

    原來,周日那天上午,韓莉去了安川的一個服裝批發市場,給自己買了幾身換季的衣服和生活必須品,本來一切正常,不料卻被二寶給盯上了。

    二寶沒有生活來源,又嗜賭成性,自然得找個來錢的道兒,批發市場里人流密集,商機很多,他不會做生意,于是便跟幾個狐朋狗友做起了無本的

    買賣。

    當然,他不是當小偷,因為小偷是個技術活,需要下一番苦工夫,二寶還沒那個本事,他所做的,在東北叫做“牽驢”。

    具體的說,就是從商戶手中找來一些廉價的假首飾,然后弄上五六個人,有扮演丟東西的,有扮演撿東西的,還有扮演過來起哄的和珠寶鑒定機構人員的,嚴格的說,也算是混演藝圈了。

    只要錢到手,即便發現上當了,當事人一般也沒啥好辦法,這幫人會一擁而上,連起哄帶互相掩護,總之眨眼之間,人就沒影了。

    干這行當,是完全靠天吃飯,騙多了,一天能進幾千快錢,趕上今天大家都覺悟高,從早到晚,演得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卻還是連看得人都沒有。

    那天他正在市場入口處物色行騙的對象,卻一眼看見韓莉走了進來。

    韓莉已經多少年不逛市場了,因為身上的錢除去還債,連溫飽都勉強維持,哪有閑錢買衣服呢?看來,這娘們是跟了謝天宇這條老狗,有了錢了!他在心里恨恨的罵道,一想到自己的媳婦被謝天宇睡了,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于是眼睛一眨,便有了壞主意。

    他偷偷跟在韓莉身后,眼看著韓莉連著買了好幾件衣服,用的都是現金,心里更是又妒又恨,直到韓莉快出市場的時候,他一看時機差不多了,便緊走幾步攔住了去路。

    別看是大白天,市場里人來人往的,可韓莉一看見他,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渾身只剩下哆嗦了,他連哄帶騙的將韓莉帶到了城關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用身上的錢和身份證開了一間客房,等進了房間關好了門,立刻就變了嘴臉。

    先是不容分說扒光了衣服,把韓莉按在了床上一頓折磨,完事之后,又將現金和銀行卡搶走,這還不算,居然打電話找來了兩個債主,恬不知恥的說,要拿自己的老婆抵債。

    兩個債主本來不相信,可是趕來一瞧,韓莉蜷縮在墻角,模樣身材還都挺標致,于是便起了淫心,三個人特意買了些酒菜,打算吃完喝完,再來個啪啪三人行。

    于是三個男人不顧韓莉的苦苦哀求,硬是將赤身裸體的她按在旁邊,陪著一起吃喝,席間更是百般凌辱,無須細表。

    在二寶看來,韓莉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這么多年,他為所欲為,早就習慣了,可萬沒想到,對新生活充滿憧憬的韓莉,實在忍無可忍,終于徹底爆發了!

    就在三個人酒足飯飽,準備開始啪啪啪之時,韓莉終于抓住了一個機會,猛得將一把水果刀抄在了手里,像瘋子般的撲向了二寶。

    二寶做夢也沒想道,這個從來任由他折騰的女人會突然反抗,而且手中

    還拿著一把刀!

    一愣神的工夫,身上就已經連中兩刀,頓時血流如注,躺在地上就不動了,另外兩個債主一看,那點淫心立刻就飛到了九霄云外,抓起衣服便奪門而逃。

    鬧了這么大動靜,酒店方面立刻報警,警察趕到之時,韓莉手握尖刀,蜷縮在墻角,渾身哆嗦得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現場一目了然,可不論警察問什么,韓莉只是哆嗦,什么也不說,于是初步判斷為感情糾紛或者家庭矛盾,先將二寶送醫,然后把韓莉帶走并直接送到了城關分局。

    “二寶這個傻逼是瘋心了!”講完之后,謝天宇恨恨地罵道:“這路貨色死兩個來回都不冤。”

    陳曦聽罷,心里卻難受異常,他可以想象韓莉當時的狀態,是所有希望和憧憬都被打破后的絕望,那種無助令他的心都一陣縮緊。

    “這些情況屬實嗎?”他盡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平靜的問了一句。

    “應該屬實,我找的就是辦案的警官。只不過韓莉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句話不說,整個人跟傻了似的,這些情況,都是警察從那兩個逃走的債主口中問出來的。”謝天宇說道。

    “她......在里面,不能遭罪吧?”他猶豫著問了一句。

    “不能,我的那個朋友說了,看守所知道案情之后,對她還是很關照的,看她驚嚇過度了,怕再受傷害,就單獨關押的,條件和伙食都從優。”謝天宇說道:“而且,我叮囑朋友了,說她是我的親戚,他們更能高看一眼,保證不會為難的。”

    陳曦聽罷,還多少放心了些,略微沉吟了下,試探著問道:“三大爺,你能不能想辦法,讓我見她一面呢?要真是這個情況,這個官司有得打啊,這根本不算犯罪,無罪釋放的可能性非常大,我看都不用特意請律師,不論從哪個角度上說,這完全屬于正當防衛呀!她現在可能是被嚇壞了,我安慰一下,讓她盡快開口說話,把情況說得越清楚,對審理工作越有利。”

    “這個嘛......”謝天宇思忖了片刻,笑著說道:“你是真能給我出難題啊,公安局不是我開的,這種事我可說了不算,這樣吧,我盡力而為吧,但不敢保證啊。”

    他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于是連聲應允,謝天宇則笑著說,韓莉能遇到他這么個有情有義的主兒,也算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然后又免不了罵二寶幾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陳曦恨的心尖都發顫,在屋子里走了幾圈,最后一拳砸在了墻壁上。

    這個二寶還他媽的是人嗎?簡直比畜生都不如了,還有韓莉,咋就窩囊到了如此地步呢?大白天的,

    市場上人流如織,只要喊一嗓子,也不至于被二寶挾持,最后導致如此慘烈的結局啊。二寶混賬自不必說,韓莉也是膽小和窩囊到了極點,這兩人碰到一快,實在是令人都無法發表感想了!

    現在說什么也來不及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還是先想辦法吧。他思索了片刻,覺得這件事根本不需要請律師,只須動員下群眾即可,于是打定主意,套上衣服便朝門外走去。

    “陳哥,這么晚你干嘛去啊?”小周問了句。

    “我去趟韓主任家,韓莉的事有消息了,我去跟他商量下。”他也并不隱瞞,大大方方的說了。

    小周一聽,連忙從床上跳起來,興致勃勃的道:“是嗎,到底咋回事,我跟你一起去。”

    他本來想一個人去,可轉念一想,偷偷摸摸的反到容易讓幾個年輕人誤會,本來也沒什么,就是幫助一個可憐的女人而已,于是便答應了下來。

    (本章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