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楔子 (降臨)
    “嘶…………”

    從黑暗中醒來,任白倒吸了一口冷氣。

    感覺……渾身被掏空,

    很疼………

    這種感覺并不舒服。

    如果用一個方式去描述這種感覺,那可能就是在策馬揚鞭了無數次之后,又再挨了一頓毒打。

    動了動手指。

    只是稍一動彈,疼痛的感覺更甚。

    如若強制般的,任白從掏空的身體里透支了一股力氣,登時身體開始繃緊拉直,更加劇烈的痛感傳來。

    終于,手指開始聽話的動了起來。

    這是令人能夠心安的掌控感………

    成千上萬次的奪舍經歷,身體的疼痛對于任白來說早已經算不得什么,至少比不上可以讓自己心安的感覺。

    在此之前。

    奪舍修煉千年的魔頭,每一日身體都要受到修煉魔功所帶來的如若蟻蝕的反噬。

    奪舍因殺了不該殺的人,從而陷入走投無路境地的異能者,被無數所謂正義之人出手轟成碎渣。

    奪舍正在慘遭毒打的反派小人,更是要忍受世間不可想象的酷刑………

    來自肉體的痛苦,已經給他造成不了太多的壓力。

    而甚至很多時候,任白也會一副想不開的樣子去搞個自殺玩玩,或是自爆,或是跳崖,亦或是到比自己更強的人面前口嗨。

    真正讓人止不住疼出聲的,是來自神魂的痛。

    原因是在另一方世界有個‘主角’死于非命,任白干的。

    為此也付出了一些代價,來自一方世界的毀滅降臨,奪舍的軀殼被毀,即便跑得非常及時,神魂還是被一絲充滿破壞、卻生生不息抹滅不掉的毀滅力量所纏繞………

    九天十地,三千大世界,無數小位面………

    這過程,任白去過武道為王、憑肉體力量踏破虛空的真武世界;去過異能縱橫、一念永恒的神異世界;去過與獸魂為伍、身化滔天威能怪物的奇特世界………

    有過這些經歷,他更加深諳一個道理,那就是‘主角們’都不好殺,成功率極低。

    一方面需要極強的實力以及背景來支撐,另一方面則是需要承擔一方世界的懲罰,屬于那方世界的在主角們將死的瞬間,磅礴浩蕩無邊無際的毀滅力量,便霎時降臨,源源不斷。

    無一例外的,一點道理都不講,不管是用了任何正當或者不正當的手段都沒有用,反正最后毀滅終究會降臨下來。

    任白殺過‘主角’,不止一個。

    目的是可以獲得‘主角們’身上的本源力量。

    所以在謀取本源的時候,見識過那種毀滅的力量,準確的說是承受過毀滅力量的侵襲………

    而眼下。

    可以知道的是躺在床上。

    床很軟很舒服,床前站著兩個人,此時一言不發。

    兩個女人。

    看上去都很年輕,一女身著絳青色長裙,眉目如畫;一女身著粉衣,引人的大眼睛含俏含妖,水遮霧繞地,媚意蕩漾,更是生的一副好面相。

    穿絳青色長裙的很弱,另一個干脆可以無視。

    不存在危險。

    隨意可滅之。

    一眼望過之后,任白已經得出結論,便再次閉上雙眼。

    “叮,危機解除,小輔助隱形模式關閉,繼續為宿主保駕護航,檢測到奪舍軀殼內隱藏不屈殘魂,可吞噬。”

    不屈殘魂,每次奪舍都會有。

    “吞噬。”

    已經是輕駕熟路的………

    所謂不屈殘魂,不過是前身還沒有死透罷了。

    心念一動,一股伴隨著恐懼慘叫卻雙耳不可聞的奇異波動過后,任白腦海里多了一段記憶。

    “叮,擊殺不屈殘魂,購買力+1。”

    吞噬的記憶里。

    這里是滄鴻大陸,修真者的世界。

    世界很大,強者如云,白日飛升,正邪廝殺,妖魔鬼怪。皆有…且很常見。

    抱云宗。

    朝陽峰。

    現在的身份,朝陽峰峰主任天之子,紈绔修二代,新手級反派人物………

    略做思考,任白打開了屬于小輔助所賦予的面板屬性。

    姓名:任白(奪舍體)

    靈根:火靈根(七階)

    境界:筑基期(中期)

    功法:焚天真經、百烈劍訣、踏天步

    本源:不滅(高級)(可融合)、五行(初級)(可融合)、空間(初級)(可融合)、刀意(初級)(可融合)

    狀態:筋脈盡斷、丹田被毀,形同廢人

    特殊狀態:毀滅侵襲

    購買力:998

    名字,毋庸置疑。

    這是跨越一方世界,完成一次奪舍軀殼的媒介。

    方便快捷并且有效。

    每次需要消耗500購買力,是小輔助所擁有的一項功能,叫作真名奪舍。

    當然,任白對此產生過質疑。

    一個世界里總不能只有一個名字叫作任白的吧,小輔助的回答顯得簡單粗暴。

    擇優!

    500購買力可以跨越一方世界,其實已經值一回票價了。

    所以奪舍的身份上面,他并不想挑剔什么,因為每次的身份都要一個共同點——反派。

    關于這一點,經過摸索之后任白已經得出結論,背后的原因只是因為奪舍這樣的反派身份,才能讓一方世界不會產生排斥。

    擇優?

    其實可供選擇的空間很小。

    “弱啊!”

    盡管如此,任白心中還是不由得抱怨了一句。

    隨之的,卻是一抹喜色上了眉梢………

    “既然醒了,沉嬌你照顧好他,我該去修煉了。”

    目視著床上的少年已經清醒過來,絳青色長裙女子終于開口,聲如出谷黃鶯,婉轉有余。

    這絳青色長裙女子,任白通過吞噬的記憶已經知道了她的名字,叫作趙嫣然,至少在抱云宗里她的修煉天賦算是出類拔萃,不過性格有些傲嬌,過些日子要去退個婚。

    此時聽到聲音,任白干脆睜開眼睛。

    “姐姐去吧。”

    比起趙嫣然,沉嬌的聲音有些嬌糯。

    轉身,少女提著一把青色劍柄的長劍踏步離去,接著推門而出,之后隨意揮了揮手,掀起一股靈力,隨之關上了門。

    目送趙嫣然離開,任白稍微挪了挪屁股,讓身體處于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然后把目光移向沉嬌。

    半響,沉嬌嘴唇微動,吐出兩個字:“節哀。”

    “嗯。”

    任白打算終結這個話題,因為自己沒什么好悲哀的,甚至很開心,并且想笑。

    “過些日子,我想下山回家,以后………就不來了。”

    沉嬌自顧自的開口,話里的意思簡單明了,像是在知會一聲,或者是在告別。

    任白干脆控制著身體坐了起來,雖然過程有些艱難,身體的疼痛感更加劇烈。

    輕皺眉頭,之后開口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現在餓了,去給我準備些吃的。”

    沉嬌的臉上多了一抹難掩的不高興:“以前你從不使喚我做這些的。”

    聲音還是嬌糯,卻有幾分不情不愿。

    對此,任白視若無睹,又加了一句:“要肉多,越多越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