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二章!應對
    “砰~”

    房間的門被一腳踢開,沉嬌雙手吃力的托著一口大鍋從外面走了進來,到了桌前,把一大塊兒一大塊兒的肉從中取出,漫不經心的朝著桌子放了上去。

    也要多虧這方世界靈氣充裕,哪怕是沒有修為的人力氣也大的驚人,沉嬌才能拿的起這樣裝著滿滿全是肉的一口大鍋。

    “既然能下得了床,那就自己吃吧。”

    聲音依舊嬌糯,好看的面容蒙著一層細汗,幾根發絲被黏在上面。

    那口鍋,看樣子不輕。

    那肉,也只是熟了。

    態度極其惡劣,惡劣到連個盤子都不給拿,肉倒是很多,多到需要拿一口大鍋才裝得下。

    現在的模樣,其實想等一句話。

    這少年是一個紈绔,是一個十足的紈绔,不過對自己很好,至少每次生氣的時候,這個少年都會為了讓自己開心,答應自己的要求,除了自己要離開這里以外。

    不過這一次,沉嬌覺得這少年會答應自己,因為他身受重傷,父親更是死于雷劫之下,早已經沒有了紈绔的資本。

    而且,自己現在表現的很生氣。

    此時的任白,正靠在一張椅子上面,沒有去碰桌上的肉,只是瞥了一眼沉嬌,接著“嗯”了一聲,便沒有下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響,沉嬌仿佛終于失去了耐心,冷著臉道:“我要離開這里,你帶我來這里兩年時間,凌哥哥肯定會以為我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頓了頓,“別以為你現在受傷了了我就會可憐你,那是你活該,當年你強行帶我走的時候,你對凌哥哥的手段多么殘忍?”

    說到最后,沉嬌的聲音變得憤慨。

    “肉重新做,要做的讓我有食欲。”

    隨著聲音任白站了起來,穩穩當當的一步步走到沉嬌跟前:“要不然,我就真的把你變成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更別想著自殺,就算死了我也會拿了你的魂魄,然后再找到你家里人,讓他們承受我的憤怒。”

    接著的話,堵死了沉嬌所有的后路。

    話落,臉上很自然的多了一抹邪魅笑容。雖然臉色依舊有些蒼白,但此時咬字的聲音,絕不像一個已經是丹田被毀筋脈盡斷的人。

    吞噬的記憶里,這個叫做沉嬌的女人前身一直沒有碰過,足足撐了兩年時間。

    這種看似反常實則必然的情況,任白奪舍的過程中已經遇到了不止一次,反正習慣了。

    經驗告訴他,這樣的女人并不是碰不得,而且碰了其實還會有驚喜。

    比如,自己會獲得不算多的購買力。

    所以每次,任白都會碰上一碰。

    “你的傷?”

    沉嬌的聲音變了,變得有些驚訝。

    任白不久前的模樣沉嬌還記得的,那樣子連動一下都吃力,現在卻能毫不費力的走到自己跟前。

    還有這樣的威脅,以前更是從沒有過,雖然之前每次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滿是掩飾不住的熾熱,卻從不越界。

    而現在仿佛是換了個人,讓人感到可惡的同時也很讓人害怕,更害怕的是,有一只手已經“啪”的一聲落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快點,我餓了。”

    任白慢悠悠的收回手,端起那一口大鍋,然后放在了沉嬌的手上。

    同時仿佛也把一個明明白白的‘現實’放在了沉嬌的手上,讓她醒悟這里是朝陽峰,是一個修真者聚集的地方,是一個與凡俗有天差地別的地方。

    不由自主的接住了那口大鍋,聲音微微顫抖了一下:“知……知道了。”

    肉,重新被一塊兒又一塊兒的放到了鍋里。

    任白貼的沉嬌更近,低頭附在耳邊哈了一口熱氣,戲謔道:“出去把門關好,記得用手。”

    “是。”

    端著笨重的大鐵鍋,逃也似的到了外面,沉嬌這才放下手里的大鍋,輕輕的把門拉上。

    “踏踏踏………”

    腳步聲漸行漸遠………

    嘿的笑了一聲,任白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現在,他在等。

    剛剛沉嬌來的時候,狼頭的遮隱效果已經撤掉了,所以自己身體已經恢復的事實,在距離這房間不遠處修煉的趙嫣然肯定是察覺的到的。

    沒有太久的時間,趙嫣然推門而入,跟在身邊的還有一個中年人。

    這中年人任白知道,是朝陽峰峰主任天的同門師弟,朝陽峰長老身份,名劉長青。

    更多的時候,整個抱云宗弟子喜歡背后稱呼其劉老狗。

    朝陽峰,是抱云宗五峰之一。

    在抱云宗長輩里,露臉次數最多的便是他,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劉長青喜歡牽著一條都要成精了的大黑狗。

    大黑狗被喂了很多丹藥,所以還有些修為,經常被指使著搶奪抱云宗弟子用來修煉的丹藥。

    劉長青這張臉,絕不威嚴。

    反倒是有點像一個神棍。

    性格欺軟怕硬,整個抱云宗皆知。

    今夜,劉長青沒有牽大黑狗。

    踏入房間,嘿嘿一笑之后便開口了:“莫不是這抱云宗的哪位前輩開了眼,竟讓任師侄的一身傷突然好了?”

    “來來來,讓老夫給師侄把個脈。”

    說話的功夫,劉長青踩著步子已經摸了上來。

    “劉長老,還請住手。”

    目視著越過自己朝著任白走去的劉長青,趙嫣然嬌斥一聲,手里的劍已經拔出。

    面對吞吐著靈氣的森冷劍鋒,劉長青沒有再往前,臉上依舊是笑瞇瞇的模樣,跟著搖搖頭:“趙丫頭,你是擋不住我的。”

    趙嫣然的目光聚集在任白身上,冷哼一聲:“劉長老本就是不請自來,現在還是回去好好看著你那只狗吧。”

    “小輩,身為朝陽峰的長老,你也該尊我一聲師叔,把劍收回去。”

    劉長青收了一臉笑意,隨之身上爆發出一股強烈氣勢。

    自始至終,任白都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的看著兩人。

    有熱鬧,那看就是了。

    反正不花錢的。

    不過這個熱鬧看的不怎么盡興,那劉長青的一身氣勢,竟然大部分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趙嫣然也察覺到了一絲異樣,頓時臉上升起了一抹怒容:“你敢?”

    毫不作猶豫,手上掐了一個劍訣便動起手來。

    劉長青臉上閃過一抹嘲弄笑意,露出一口黃牙:“哼,小輩竟敢以下犯上,那我就看看你這些年,到底跟你師傅學到了多少本事?”

    劍,劉長青也有。

    現在已經拔了出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