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三章!小輩,鬧夠了沒有?
    趙嫣然肯定打不過。

    兩柄長劍只是拼斗了幾個回合,就已經有了定論。

    修真世界,一境界一重天。

    趙嫣然顯然比劉長青差了至少一個大境界,可明知不行還要硬打。

    對此,任白沒有太多的感動,也并不認為這些都是為他做的,就跟沉嬌所說的“節哀”一樣,掀不起內心絲毫波動。

    沒有出手的意思,畢竟這可是將要去退婚的女人,肯定還能有點本事的。

    所以,繼續看熱鬧。

    哪怕是頂著劉長青壓迫力極強的氣勢,任白的屁股都沒有動,還是穩穩當當的坐在椅子上。

    椅子,也被一股力量包裹著,防止被這極強的壓迫力震碎。

    足足過了有幾十招數,趙嫣然漸漸開始吃力………

    終于,劉長青在欺負小輩的爽快過程中,抽出閑暇功夫瞄了任白一眼。

    只一眼,驚訝神情已經落于臉上。

    自己這一身強橫氣勢莫說是小輩,就算是同輩之中也該有所動作,而那坐在椅子上的師侄,此刻竟然好整以暇的看著自己。

    本以為,現在這位師侄早已經被自己的氣勢壓迫到了求饒的地步,不曾想會是眼前這樣一幕。

    這種情況,簡直匪夷所思。

    劉長青腦海里更是泛起無數種猜測。

    “你到底是什么人?”

    身上靈力順勢暴漲,劉長青一劍逼退趙嫣然,另一只手已經朝著任白抓了過來。

    這一手掌無比快,附著的靈力更是掀起陣陣破空聲音,只是一瞬便已經近在眼前………

    面對這種狀況,任白打算做點什么。

    首先需要教訓一下這個倚老賣老的貨色,不提現在這一手上的動作,就剛才那爆發出來的氣勢已經在針對自己了,這不是一個很容易讓人接受的事情,換做沒有恢復之前的身體,可要造成不小的傷勢。

    而且,眼下有必要給自己的種種異常表現,拿出一個稍微合理一些的措辭。

    “小輩,鬧夠了沒有?”

    說完,任白神魂力量爆發而出。

    登時整個房間仿佛陷入了破碎,如淵如海的神魂力量恍若實質般降臨,伴隨著一股強大到極致的壓迫力。

    “跪下!”

    驀的,劉長青臉上的驚訝已經變成了驚恐,身姿前傾、手掌已經虛握的動作,被莫名力量狠狠的滯了下來動彈不得,等到那一慍怒聲音響起,身體竟不由自主的跪倒。

    感受著被爆發太多神魂力量崩碎后,又開始被不滅本源快速恢復的身體,任白慢慢悠悠的起身站在了劉長青跟前,似笑非笑:“何時,輪到一小小的元嬰期在我頭上撒野了?”

    經過太多次奪舍,加上修煉了數不清多少的奇奇怪怪的魔功異能,任白本就有意熬煉的神魂,已然到了一種非常人所能理解的境地。

    能夠硬抗一方世界的毀滅力量的神魂,又豈是簡單?

    那毀滅力量雖然只是一絲,卻也標志著任白神魂的強大。

    每一方世界的力量體系各不相同,在上一個世界的時候,任白的神魂已經到了可以傲世天下的巔峰狀態。

    可惜的是,奪舍的肉身已經毀掉,沒有了強大的載體,再加上被毀滅力量侵襲,現如今神魂力量根本發揮不出該有的能力。

    眼下的這一切,只是針對劉長青一人,至少趙嫣然手里依舊捏著劍,還可以輕松開口。

    “奪舍!”

    捏劍的手已經微微發白。

    任白轉過頭,用出了自己已經說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說辭:“不,只是覺醒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這個說辭每次都會引發質疑聲出現,為此他經常會選擇殺掉那產生質疑聲的人,在一般情況下這樣子做會解決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質疑的人并不算太多,大多數都是跟奪舍的這個軀殼有所關系的人,才會質疑這個說辭。

    然后殺著殺著就沒有了,蠻有效的。

    顯然,趙嫣然現在已經開始質疑了,一聲冷笑過后舉劍遙指任白,開口道:“哼!言辭未免太過虛假了,你又該怎么證明?”

    這次任白沒有選擇殺人,在來到這一方世界的時候,他就已經有新的謀劃。

    只是心罵了一句“鐵憨憨”,然后擠出一抹真誠笑容,口中輕聲道:“你的屁股上有一塊青紫色胎記,你的胸前………”

    這個描述來自不久前吞噬的記憶,不過男人偷看女人洗澡,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趙嫣然的臉突然有些泛紅,甚至還跺了跺腳:“別說了。”

    “嗯。”

    任白打算終結這段對話,點到為止即可,畢竟奪舍并非取得不了被奪舍之人的記憶,很多秘法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包括自己其實連秘法都不需要。

    這是一個謊言,所以會有漏洞。

    不過當下的情形差不多夠了,因為趙嫣然好像已經止住了繼續發問下去的勇氣。

    沉默片刻,趙嫣然看著地上已經被壓迫的大汗淋漓發不出聲的劉長青,心中驚懼更甚。

    又過去良久,似呢喃、又似在發問:“你是什么時候覺醒前世記憶的?”

    好吧,任白承認自己錯了,至少小看了眼前這個女人,這是個傲嬌且多事的女人。

    不過這種情況算是一種很常見的現象,漂亮的女人本來就很多事。

    所以,但凡這種情況出現,最要緊的就是快速應付過去,如果實在應付不了,那就立刻控制住局面。

    選擇有兩種,一種是殺死,一種是打暈。

    二選一,任白已經產生了打暈趙嫣然的念頭。

    前提是先應付一下試試。

    “剛剛。”

    又覺得不夠,任白再加了一句:“剛剛我有了輕生的念頭的時候。”

    當然這也是一句假話。

    “你………”

    沒由來的,趙嫣然眼神里泛起一抹微紅,手里的長劍漸漸收了回去,最后竟開口安慰一句:“節哀。”

    當然,這依舊是一句掀不起人心中波動的安慰。

    心算一算,燒火一系列事情下來,沉嬌的肉可能已經煮上了,任白覺得應該抓緊些時間。

    索性假裝疲憊的擺擺手,示意趙嫣然離開,“嗯,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需要跟劉長老說說。”

    話畢,順便幫她打開了房門。

    此刻房間外面還是原來的樣子,房間內卻仿佛是另一個世界,一個完全屬于任白的世界。

    一雙眸子停留在任白臉上接近五秒,然后趙嫣然才點了點頭:“嗯,現在的你已經不需要我再保護了。”

    嘆了一口氣,似解脫般的一笑,趙嫣然提著劍轉身離開。

    目視著這個女人出了房間,任白再次關上了房門。

    現在,他需要解決一些問題。

    首先要搞明白一件事情,這個事情很關鍵,比如自己現在的身份,這可是肩負了好幾個可能具備主角模板的人的‘磨刀石’,不該處在當前這種境遇。

    背景不夠,靠山親爹都被雷劈死了………

    實力也不行,丹田被毀筋脈盡斷。

    按照正常的情況的話,至少需要一場‘機緣’的存在,才能當的起這重‘磨刀石’的身份。

    朝陽峰里,現在有實力拿出這個機緣的,除了劉長青這個唯一的長老外,實在想不出別人了。

    如果不是的話,任白決定等下吃飽了去跳個崖試試,現在自己這身體已經融合了不滅本源,死肯定是死不掉的,頂多就是疼一下。

    如果還不行,那就得再想想其他辦法………

    反正這場存在的可能性很大的‘機緣’,任白想見識一下。

    看著地上已經快要撐到極限的劉長青,神魂爆發出的力量被任白緩緩收回,接著才開口:“說吧,今夜你來的目的。”

    話語單刀直入。

    當身上的壓力消失,劉長青終于直愣愣的已經摔倒在地,毫不顧忌自己身為一個長老的形象,接著尷尬一笑:“我就是來看看師侄的傷,想不到………”

    任白打斷了將要說出來的話,并且提醒了一聲:“現在你該叫我一聲前輩。”

    很明顯的,劉長青在說謊,更應該說是沒有講出真話,所以沒有必要再讓說下去,浪費時間而已。

    善于說謊的人,更容易察覺別人的假話。

    任白也許不是一個善于說謊的人,但分辨假話很有一套心得。

    接著聽下去,不如把這個時間留給自己,哪怕是倒一杯水。

    給自己倒了一杯已經涼透了的水,任白毫不在意的喝了一口,然后目視著劉長青,微微一笑:“你只有一次機會,或者選擇讓我搜魂。”

    “這……搜魂是正道大忌,前輩怎么……”

    沒有再敢繼續往下說,因為劉長青看著那一雙漠然的眼睛,心中沒由來的感覺到,留給自己的機會可能真的不多了。

    搖了搖頭,任白玩味一笑:“你不需要把我當成正道中人。”

    “那就好那就好。”

    此刻,劉長青竟然松了一口氣的露出笑容。

    “前輩切莫心急,我現在便實話實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