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美女總裁的超級高〕〔都市之修真歸來葉〕〔天醫神尊在都市〕〔攜寶佳人歸〕〔劍尊〕〔傅少愛妻追上門〕〔上門龍婿免費全文〕〔荒古神帝〕〔江湖梟雄〕〔重生之激蕩年華〕〔總裁爸比從天降〕〔婚寵嬌妻:總裁深〕〔家財萬億〕〔億萬嬌妻:閻少,〕〔甜蜜婚戀:夜少愛〕〔上門龍婿葉辰下載〕〔戰兵狂神〕〔重生神醫〕〔葉辰蕭初然小說〕〔兵雄風云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四章!大妖
    任白的臉上古井無波,內心開始盤算這句話所包含的信息。

    至少有一點,那就是劉長青還有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身份。

    并且,劉長青這種欺軟怕硬更經不住威脅的性格,不該是給這重‘主角磨刀石’身份賜予機緣的存在。

    因為他不配。

    但可以知道的,劉長青肯定也是有些秘密,所以任白并不介意再繼續聽下去。

    機會,是留給等待和忍耐的人的。

    機緣也一樣。

    當然,這是一句廢話………

    “前輩,其實………啊~”

    話到一半,劉長青仿佛受到了襲擊般,突然痛苦的躺在地上哀嚎。

    這幅模樣不似作假,不過任白還是打算試探一下,腳尖穩穩的朝著劉長青命根子地方踢了上去,雖然劉長青的身體在地上不斷扭動著,但到了一定的境界,對于這樣簡單的時機把握已經算不得什么了。

    當然力道的掌握也很需要,在精算過劉長青的肉體承受能力,加上其精神的堅韌程度,還有靈力帶來的防護之后,這一腳絕對會讓其痛感達到某一個臨界點。

    這是經驗之談。

    這一腳會產生多強烈的痛感,任白很清楚,但結果是劉長青真的忍受了下來,只不過慘叫的聲音變大了許多,再沒有其它變化。

    到現在可以知道的是,眼前這個人的慘狀并不是在假裝。

    皺了皺眉頭,任白若有所思的看向劉長青。

    能夠躲過一直處于自己神魂覆蓋的房間,然后讓劉長青受到這種折磨,任白想到了一樣東西,契約。

    不過眼下這樣的手段,更應該稱呼其作奴役………

    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在自己眼底下做到這一點,并且不會讓自己輕易察覺。

    “有意思。”

    一聲輕笑后,分出一絲神魂朝著劉長青識海中鉆去。

    識海是修真者極為重要的地方,蘊存神識,靈魂之所。

    劉長青到底是如何被奴役的任白也不清楚,查探其識海只是心中的一些猜測,不過也不影響什么,反正最后受傷的肯定不是自己。

    筑基期化氣凝丹………

    金丹期蘊神識………

    元嬰期凝陰神………

    元神期陽神出………

    合體期陰神陽神合二為一化作神魂………

    再到渡劫飛升………

    ……………

    這一方世界的修煉體系,任白心中早已經明了。

    劉長青元嬰期的修為,這神識還未能化作陽神,本就虛無縹緲,唯有居在識海之中才得以留存。

    而任白的神魂已經凝練到無與倫比猶如實質,甚至可以硬抗一方世界的毀滅力量,雖只是分出一絲,卻也強悍無匹。

    當分出的那一絲神魂入了劉長青識海中,就如同一根鐵棒落在了水里,更是釋放出極強的壓迫性,根本無可抵擋。

    “你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劉長青的識海之中,一道分不出男女的聲音響起,帶著強烈驚異。

    還是表現得太強了么?

    對方的反應已經足以說明問題。

    不過這道聲音出現的瞬間,讓任白已然覺得這可能就是自己奪舍對象的機緣所在了。

    不是因為別的,因為這個蠅營狗茍躲在暗處并且還有兩把刷子的存在,倒是挺配得上這給予一個‘主角磨刀石’機緣的身份。

    來給自己這樣身份送機緣的,會是一個光偉正?

    肯定不存在的,那可是主角級標配。

    稍微想想,不論怎樣的機緣對于自己都算是個不壞的事情,可若是換做前身的話,可能就不是那么美好的了。

    能夠奴役劉長青這樣元嬰期修士的存在,當然不會很簡單。

    隨即的,念頭化作一道聲音:“別怕,你先出來。”

    識海中,任白盡量保持著和藹可親的態度。

    “前輩莫急,晚輩馬上前來面見。”

    不男不女的聲音落下,接著沒有了動靜。

    不多時,一條大黑狗的影子出現在了門外,口吐人言:“前輩恕罪,月狼前來求見。”

    喲,還真敢來?

    收回分出的一絲神魂,任白有些樂了。

    已經猜出對方的身份可能就是那大黑狗,本以為對方會舍了劉長青然后溜掉,沒曾想還真的敢來,便順勢打開了房門。

    大黑狗還是站在門口,再次發出聲音:“還望恕罪,月狼無心之舉驚擾到了前輩。”

    妖這樣的存在,任白曾經也見過,不過大多數時候他都選擇殺死了。

    眼前這偽裝的太過真實的大黑狗,實則是一只貨真價實的狼妖,

    神魂掃過,這條狼妖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強的實力,比之劉長青也差別不大,并且身上還有傷沒有痊愈。

    這就是劉長青背后的存在,一只受傷的妖。

    同時也暴露出一個事實,劉長青這個元嬰期修士差勁的一面,或者說這頭狼妖有著極其詭秘的手段。

    勾了勾手指:“想不到是一只狼妖,進來吧。”

    “是。”

    等到月狼進來,任白再次封禁了這房間。

    “放心,這房間里發生的一切都不會被外界所知。”

    提醒了一句之后,任白目光停留在月狼的身上,單刀直入的開口:“說出你的目的。”

    既然能夠冒險來找自己,肯定是有所求的。

    而且,能夠拿出該為之付出的代價。

    匍匐在地上,月狼一身黑色隨之漸漸褪去,露出了被隱藏起來的純銀白色毛發,大黑狗的形象頓時變了樣子,大了好幾圈的健碩體型,腰間還留著三道觸目驚心的傷。

    之后恭敬無比的發出聲音:“剛開始只是想試探一番,但想不到前輩的神魂竟會如此強大。”

    任白看著已經昏闕過去的劉長青,挑了挑眉頭:“那么現在呢?”

    “晚輩想與前輩做一場交易。”

    狼妖又補了一句:“還請放心,這場交易對前輩絕對有用處。”

    “嗯,繼續。”

    聽到這里,任白的耐心更足,‘主角磨刀石’內定機緣,已經上線了。

    低頭舔了舔傷口,月狼一雙極具靈性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絲不甘,這才緩緩的發出聲音:“月狼曾受過一次重傷,那次也得了一場大機緣,卻不曾想這機緣根本無福消受,直到來了這抱云宗養傷,竟發現這機緣與前輩有緣。

    “只是朝陽峰峰主一直留守于這里,月狼不敢輕易顯露,直到前些日子任峰主死于雷劫之下,我才敢有所動作。”

    任白點點頭,饒有興致的問道:“嗯,你想怎么交易?”

    月狼表現的很直接干脆。

    “求前輩能夠賜予一個安身之所,晚輩在得到那場大機緣的時候,得罪了很多不該得罪的存在。”

    任白玩味一笑:“你就不怕我翻臉,現在就奪了你所說的大機緣?”

    月狼匍匐著的身體一動不動,死死盯著任白。“前輩可以殺我,機緣卻是奪不去的,除非月狼心甘情愿的交出。”

    “這就是你的依仗么?”

    雖在繼續發問,任白心中其實已經開始猜想,若不是自己的緣故,這頭狼妖將會有什么樣的舉動?

    恐怕不是現在這樣的情景了吧,說不定這狼妖可能對自己奪舍的對象,威逼利誘的手段已經用出來了。

    然后接著經過重重磨難,得到了這場‘大機緣’在身,真的能造就出一塊兒完美的‘主角磨刀石’,到時候再被某某人來個降妖除魔,簡直完美結局。

    “不瞞前輩,皆因這場機緣,月狼現如今的處境很危險,這個決定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月狼的聲音響起,意思更加坦白了起來,同時也帶著幾分激將的意圖。

    得了機緣就會有危險,你敢拿嗎?

    就是這樣的意思。

    任白沉吟片刻后道:“做我的奴仆如何?”

    似在商量,語氣卻帶著毋庸置疑的態度。

    同時也告訴月狼一個事實,自己根本不怕這所謂的危險,接受了這場交易。

    “多謝前輩。”

    對此,月狼反倒表現的很迫切,好似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且超出了預期。

    最后任白又問了一句:“哦,對了,你是雄的還是雌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超凡邪少陳帆陸雪〕〔還好我能登錄仙界〕〔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我和美女上司〕〔山海藏神錄〕〔我的諸天次元公會〕〔大唐一曲遠〕〔都市之劍帝重生〕〔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