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八章!主峰傳召
    “放肆!”

    場中,傳來劉長青的聲音。

    緊跟著的,一個閃身朝著眾弟子沖去。

    “啪啪啪…………”

    打臉聲音響起,極快的連續十聲,節奏感很強。

    在大妖月狼的授意下,劉長青知道自己該做什么,甚至還有意的掐算了下時間出現,目的是為了在任白面前刷存在感,證明自己的價值。

    不能出現的太早,因為長老的身份,這些弟子不會這么放肆。

    也不能出現的太晚,要不然事情恐怕就被人早一步解決了,比如那趙嫣然,要是自己再稍晚一些恐怕就要動手了。

    瀟灑的雙手背于身后,劉長青露出一個自認為威嚴的面孔,嘴上的一對兒胡子動了動:“你們這群不成器的東西,一個個口無遮攔,既然朝陽峰留不住你們,現在就給我滾。”

    頓時,場面陷入了安靜。

    一旁的任白,對于眼下發生了這名場面毫無興致,看了眼遠處去而復返的連風云,輕按住了趙嫣然又要拔劍的手。

    “別亂動。”

    趙嫣然是個鐵憨憨,這是已經定義過了的,對于鐵憨憨這樣的性情,有時候需要稍微控制一下。

    “林長老,趙師妹,宗主有傳召來,還望及時回應。”

    連風云靠的近些了,捏著一枚青色玉簡拋了下來,等到玉簡落在了劉長青手里,這才對著趙嫣然露出和煦笑容,開口道:“趙師妹,剛剛只是一個誤會,還望師妹能夠有心查探一番,說不定是哪位弟子修煉的時候,無意弄毀了任師弟的房間。”

    對此,趙嫣然只是點了點頭,但到底是怎么想的,憑那被任白按住的手已經說明了一切。

    連風云聲音落下,眼神不自覺的看向任白,還有那搭在趙嫣然手背上的那一只手,臉上頓時多了一抹驚詫,隔了半響才恢復過來,接著一股敵意在眼中劃過,平靜道:“聽聞有人說任師弟丹田被毀,想不到短短時間,竟然恢復了過來,當真是了不得。”

    話雖然這么說著,神識已經探了上來。

    “連師兄,你的好奇心太重了。”

    肆無忌憚的神識還未靠近,被任白的神魂已經給鎮了回去。

    感受著一股毫不講道理的霸道力量,連風云眼中又添了一抹驚懼,口中不自主的發出聲音:“你………”

    任白只是回以不冷不熱的一笑,更是有意無意的用手指輕滑趙嫣然的手背,緩緩開口:“你再不走,趙師妹我可攔不住了。”

    作為抱云宗主峰弟子,更是被宗主看重的連風云,此刻面子上也有些掛不住了,不由得訕訕一笑。

    剛剛神識竟然被擋住,更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鎮壓了回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面對門中長輩一般。

    不,門中長輩也無法做到這般面不改色,干脆利落。

    越想,連風云越覺得詭異,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要將這事反應給自己的師傅。

    “任師弟當真是深藏不露,那咱們落云峰見。”

    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等到連風云走遠,趙嫣然有些嫌棄的瞥了一眼任白,煩躁著嘆了一口氣:“手拿下去。”

    始終擺脫不了搭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趙嫣然感覺一陣陣不痛快,這種被人觸碰的感覺,總是十分怪異。

    “嗯。”

    任白隨意的,把搭在趙嫣然手背上的那只手收了回來。

    也許趙嫣然沒有感覺,可任白知道這位連師兄是對她有想法的,不需要去發現什么,純粹是經驗之談。

    自己這么做,不過是想氣氣人而已,由此來滿足一下內心的惡趣味。

    生活,就是一個游樂場,總得是需要一些調味劑。

    尤其是玩命的生活,更得需要借此調整一下心情………

    至于房間倒塌,只是機緣巧合罷了,當時魔祖已經成功獲得這方世界認可,繼而離開,遮天域也已經不需要再繼續維持下去,任白索性就給撤掉了,他也沒有想到會被連風云撞上。

    只能說世事難預料,誰也沒辦法。

    關于這件事,并沒有打算去跟趙嫣然解釋,解釋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浪費唾沫的同時還需要費腦子。

    劉長青捏著青色玉簡,環視四周的幾個弟子,揮揮手便給驅散了,

    都是些嘴上功夫,實際上哪個弟子愿意離開,當真出了這朝陽峰,又有哪一峰愿意得罪人收下他們?

    至于劉長青,沒有任白的示意,月狼也不會任由其瞎亂安排。

    場中,只剩下了劉長青,趙嫣然跟任白,還有一條隱藏著身份的大黑狗。

    任白玩味的對劉長青一笑道:“劉長老,宗主的傳召還是打開看看吧。”

    劉長青掐媚一笑:“前……任師侄既然都開口了,那還是打開看看的好。”

    劉長青即將脫口的前輩兩個字,被任白的眼神憋了回去,畢竟現在身處抱云宗,又沒有遮掩聲音的布置,面子功夫很有必要。

    趙嫣然看著這一幕,雖然知曉劉長青欺軟怕硬,又被任白昨夜的威勢當場壓制,但心中還是有些驚訝不已,再回想起自己查找典籍里面,所記載的關于奪舍的一些辛密,心中思緒不斷翻飛。

    短時間發生的事情,任白都是面露從容的模樣,明明被針對的人是他,卻能作出一個旁觀者般的態度,自始至終都看不出其心中所思所想。

    不由得,趙嫣然心中生出懷疑的念頭,夜里查看典籍里記載關于奪舍的秘聞之后,雖知曉任白的記憶還在,但也不排除一些別的可能,心中至此還是拿捏不定。

    卻不自覺的,對站在身側的任白,有了不言于表的疏離感。

    這些反應任白看在眼中,當然明白趙嫣然在想些什么,無非是關于自己身份的一些問題罷了。

    身份的問題,如果沒有根本上的解決辦法,遲早是會暴露出來的。

    隨即,對著趙嫣然開口道:“別想太多,有機會了我會跟你詳細說說我的事情,眼下最要緊的是看宗門如何解決朝陽峰的問題,還有就是想想怎么報仇雪恨。”

    有意的用話語安撫了下趙嫣然,任白面不改色的轉頭看向劉長青。

    此時玉簡已經被劉長青注入一道靈力,片刻功夫響起威嚴聲音………

    主峰傳召,點名道姓的指著朝陽峰三個人,午時之前趕到主峰。

    任天之子任白,

    朝陽峰長老劉長青,

    真傳弟子趙嫣然。

    至于傳召的目的,跟任天死于雷劫的事情肯定脫不開干系。

    這件事情本身,總是透露著詭異的成分,在吞噬了參與其中的前身所保留的記憶,任白不需要多想都會知道,這雷劫肯定是那林辰給引來的。

    不過于整個抱云宗,這場死了人的內斗,所謂朝陽峰峰主任天死于雷劫,更像是想把這當成一個說辭,一個遮掩宗門內定的遮羞布。

    至于林辰有能夠引來他人雷劫的手段,這已然是超出常理的事情,卻是沒有多少人信的。

    所以任白現在在想,應該拿出一個什么樣子的態度,表現成什么樣子,算是合適一些?

    當然,重心放在那個林辰身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