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九章!鐵憨憨趙嫣然
    自任白剛剛的那一句話語之后。

    再到知曉了主峰傳召,剩下的時間里,趙嫣然都站在離任白不遠處的地方,眼睛有意無意的,總是瞥過來,仿佛想要在這張臉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倒是經過那一句話,現在跟趙嫣然的疏離感變淡了許多,只是這個女人的好奇心,卻被勾了上來。

    疲懶的坐在一塊兒石頭上曬著太陽,看著又一次瞥過來的目光,任白回以微笑,后輕聲開口:“趙師妹,難得見你有不修煉的時候啊。”

    對于這個‘鐵憨憨’,任白再一次被刷新了認知,剛開始只是覺得這個女人傲嬌且多事,而現在的話,覺得這簡直就是一根筋,就憑這樣的性子絕對算是一個合格的修士,心志極其堅硬。

    這類人或許不是最難對付的,卻絕對算是最麻煩的一類,具備不怕死,頭鐵等等特質。

    當然,也是死的最快的一類人,被氣運所鐘的人除外………

    聽到任白略帶調侃的話語,趙嫣然只是輕皺眉頭,反問道:“為何你不趁著現在,跟我說說你的事情?”

    “該告訴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

    任白的話,顯得有些敷衍。

    但趙嫣然明顯的沒有察覺,繼續開口:“我說實話吧,昨夜我查找典籍里記載的奪舍秘聞,但越是這樣,我越是心難安寧。”

    ‘鐵憨憨’說話,從不需要計較后果,若換作別人肯定不會再刨根問底,尤其是在見過任白的實力之后,還敢這么發問,只要稍微想一想都能明白,這是在找死。

    就昨夜,趙嫣然在見識了任白壓制劉長青的那一幕,明明都已經懷疑可能是奪舍導致,還是敢持劍發問,其實已經在找死了。

    這個女人就是一根筋,同樣很讓人頭疼。

    任白心說了一句‘鴰貔’,跟著稍微換了下姿勢,看著遠處不敢靠近過來的沉嬌,露出一個惡狠狠的表情之后,這才轉過頭來,有意的勸阻了一句:“嗯,這世間的有些事情,就算你知道了也無能為力,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趙嫣然繼續執著:“可我還是想知道,就算做不了什么,也要無愧于心。”

    任白目光聚集在趙嫣然身上,打算強行轉移話題:“過些日子我陪你去退婚,這樣的事情,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出面。”

    對于任白這樣的態度,趙嫣然竟保持平靜:“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這般執著,完全是已經打算頭鐵到底了。

    對此,任白也是無奈,總不能像以往那樣行事,殺到沒人再問?

    趙嫣然可以殺嗎?

    當然也可以殺,根據記憶里的過往,另一個極大可能會是‘主角’級別的人,趙嫣然是迫使其成長的主要參與者,如果殺了,會少了一個關鍵的橋段,不過按照一方世界的慣性,‘主角’依舊還是氣運所鐘,依舊會成為強者。

    可對于這次不同以往的謀劃,并不是一個太好的決定。

    總是一殺到底,格局始終還是太小………

    索性的,任白想了想后開口:“這是個驚天大秘密,你知曉了也只會給自己引來禍患,等你修煉到了分神期,我就原原本本的告訴你,怎么樣?”

    一言落地,趙嫣然再也無法保持平靜,像炸了毛的貓一樣,一步躍到了任白跟前,臉上掛著‘你騙誰呢’一樣的表情:“整個朝陽峰上下,就算是退居幕后的太上長老,也不過分神初期,你任白這般藏著掖著不愿意說出來,任誰不懷疑你的身份,還有你的居心?”

    其實任白本想說的是,等到了趙嫣然渡劫期再告訴她。

    不過也只是想想,如果真的這樣子說的話,拖延的意圖顯得有些明顯,而且刺激的效果恐怕更加強烈。

    面對這么一出根本躲避不了的刨根問底,任白打算演個戲,作為經常跨越各個世界的人,這是必須要具備的一項基本素質。

    表情好似在想到了什么,抑制不住的開始有了變化,猶豫,悲傷,想要說什么又強自忍受著不說出口,接著又是悲憤無奈,最后化作一抹復雜至極的笑容………

    許久,任白沉著聲開口:“我還是不能說,于你于我都不是一件好事。”

    “你………”

    這一刻,趙嫣然仿佛明白了什么,自顧自的嘆了一口氣:“我的心很亂,現在只希望你別騙我,我真的怕你做出不計后果的事情,師傅只有你這一個兒子,要是你出了事情………”

    任白打斷了趙嫣然的話語,肯定道:“別說了,我不會有事的。”

    不知道趙嫣然在腦補了什么畫面,但很明顯的,可能是一個從某故事情節里延伸過來的。

    每一個世界,總會有些好事之人,去描繪一些驚天動地的故事,就比如,少年為報仇化身成魔,大仇得報之后無憾自裁………

    諸如此類,總是不斷………

    看了眼趙嫣然,任白又補了一句:“還要幫你去退婚呢。”

    “當真是討打。”

    雖然這么說著,趙嫣然竟然輕笑了聲,整個人已經飄身離去。

    這一刻,兩個人的疏離感仿佛已經感受不到了………

    午時。

    這是一個很好的時間,艷陽當空,寒意退散,朗朗乾坤青天白日。

    當然,對于一群修士來說,這些其實并不影響什么。

    落云峰。

    抱云宗主峰議事堂

    宗主徐抱陽端坐其上,面容威嚴。

    “哼!朝陽峰這群不成器的,現在還不來?”

    說話的是天霞峰峰主田華。

    此刻在斜視了一眼天獨峰的那個女人,跟站在其旁邊的林辰,后露出一抹友善笑容。

    “再等等。”

    徐抱陽只是輕飄飄三個字,不再做多余言語,臉上古井無波的目視前方,不過微微有些抖動的手,代表著其內心很不平靜。

    在議事堂的這些人來之前,其實任白就已經到了落云峰,不過當時的目的只是找尋自己的,并且還動了手………

    “他……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徐抱陽現在也有些吃不透,作為元嬰期巔峰修士,他的見識遠超常人。

    尋常奪舍他人的修士,怎么可能是這般作為?

    多數都已經躲藏起來了,何況最要緊的,又有誰會去奪舍一個資質一般且又被毀掉丹田筋脈的人?

    至于任白所言的,他是覺醒了前世的記憶,這種情況雖說修真界里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但徐抱陽卻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