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十章!你們有沒有死過爹
    “來了。”

    議事堂里,一道聲音響起,不知是哪個人出聲的,但聲響過后所有人卻都把視線移到了外面。

    “沓………”

    由遠而近的,任白的身影出現,后面跟著三個人,還有一條大黑狗。

    趙嫣然,劉長青,還有一個看上去年歲不老,卻盡顯滄桑的中年人。

    “太上長老?朝陽峰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田華目光中泛起一抹疑惑,遲疑過后轉頭看向眾人,好像是想要在眾人里找出答案。

    林辰站在一旁,眼皮都沒有抬起一下,只是對旁邊坐著的鐘傲霜輕聲開口:“師傅?”

    “禁聲,我自有主張。”

    動了動嘴皮,鐘傲霜跟著眼中閃爍過一抹凝重,心中不由暗想,恐怕這次的事情無法善了,本想借助各峰的峰主,還有宗主徐抱陽把任天的事壓下去,現在卻因太上長老的出現,一切都給打亂了。

    抱云宗五峰,除卻景玉峰峰主外,鐘傲霜都有心拜訪過,目的就是為了保住林辰,雖說鐘傲霜的修為境界在這抱云宗都算得上極高,但這畢竟關乎大義,宗門內斗死去一峰之主,林辰更是廢掉了其子的求道之路,本就是大事。

    而這次來的太上長老周不舟,曾還是任天的師傅,亦是上一任朝陽峰峰主。

    “周長老。”

    一群人等到任白走得近些,起身朝著那中年人恭敬道。

    至于任白幾人,除了徐抱陽點頭示意了下外,議事堂的其余人連正眼都沒給一個。

    當其余人察覺到徐抱陽的動作,卻是心中一緊,總覺得此次并非像預料中的那般,頓時心思活絡了起來。

    其中景玉峰的峰主趙徳鑄,本只是來參與一下,現在眼中卻泛起一抹遲疑。

    景玉峰相比較其他幾峰處于弱勢,其下也沒有幾個稱得上優秀的弟子,所以趙德鑄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輕,不打算參與其中,但作為一峰之主,心中怎能沒有些許想法?

    周不舟臉上沒有太多變化,也看不出其心中所想,只是輕聲道:“這次是小輩們的事情,吾本不該參與,但我徒兒的死卻是另有蹊蹺,我權當來聽聽。”

    話音落下,卻讓所有人目光頓時一凝。

    此前只是聽聞鐘傲霜開口解釋,而且確實知曉任天當時莫名其妙的遭遇了雷劫,那等天威本就在發生抱云宗附近,是瞞不過人的,也就當真相信了其言。

    但現在周不舟說其中有蹊蹺,作為退居幕后,輕易不再參與各峰主張的太上長老,既然敢說出來,肯定是有原因的。

    鐘傲霜當然知道,這個時候如果不能給出解釋,迎接的就是對方的盤問,干脆先一步發聲:“周長老,當日我與任師兄拼斗,一時不查竟引起師兄體內靈力爆發,由而才引發了天劫。”

    聲音并不高,卻是清晰的傳入各人耳中。

    周不舟目光漸漸泛冷,哼了一聲:“天兒的修為老夫比你們任何人都知道的清楚,他確實是元嬰期巔峰不錯,但要渡那歷出陽神的分神期大劫,卻還是有些時日的。”

    對此,鐘傲霜并沒有太過遲疑,只是嗤笑一聲:“莫非周長老認為,傲霜有能力操縱天劫?”

    頓了頓,又道:“況且,既然周長老已經退居幕后,任師兄的死確實會讓長老心中不快,但這是我們小輩的事情,現如今亦是由徐師兄來主持抱云宗的大小事宜,太上長老也無權干涉。”

    意思簡單直接,就是想說周不舟管太寬了,更是搬出了抱云宗歷代的宗門規矩。

    周不舟雙手束于背后,臉上升起一道狠厲,之后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徒兒的兒子,站出來跟你們說說。”

    轉頭對任白露出一抹笑容,周不舟臉上多是無奈。

    “勞煩師公費心了。”

    任白回以微笑,之后面向眾人,輕飄飄的開口道:“我沒什么好說的,就只問你們一句話,你們有沒有死過爹?”

    “豎子!”

    “朽木就是朽木,聽聞被毀了丹田,現在看來還是有些輕了………”

    “這小兒………當真是讓人………”

    “簡直胡鬧,任天這些年就教出這么一個兒子?”

    “…………”

    種種反應,浮于整個議事堂。

    對此,任白并沒有什么反應,把目光轉向站在鐘傲霜身側的林辰,輕飄飄的道了一句:“生當璀璨萬分,茍且偷生與我輩無緣。”

    話落下,又是一個反問:“不知,林師弟如何看待這句話?”

    林辰望了一眼已經完好的任白,臉上閃過一抹異色,之后踏前一步,嘴唇一動:“任師兄,曾經我實力不濟,被你欺壓數十載,胸中苦悶,你可曾明白?”

    任白輕笑一聲,視線劃過鐘傲霜,之后又轉了回來,道:“嗯,你的話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當實力足夠的話,當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就跟你的做派,曾經的欺壓,總該要一并討回來?”

    林辰忠厚的面龐,已然多了一抹冷厲,沉聲道:“是有如何?”

    “哦,那我就明白了,既然你已經討完你的債,那接下來該我了。”

    田華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哈哈哈,當真是豬油蒙了心,區區金丹都沒有凝結的小兒,竟敢口出狂言,你可知林師侄前不久已經到了金丹期?”

    這句話,讓眾人目光看向了林辰,神識掃了過去,確實如田華所言一般,看向任白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嘲意。

    倒是那宗主徐抱陽,此刻面露凝重站了起來,開口道:“任師侄,宗門內斗本就大傷元氣,若是再任由你們這般下去,當不得。”

    “師伯,你的胳膊還疼么?”

    任白反問一句過后,也不再多言。

    作為一群旁觀者,議事堂的眾人目光不斷挪移,此刻已經凝聚在了徐抱陽的身上。

    方才的對話,總透露著幾分怪異………

    “林辰是抱云宗這些年來出現的有數天才,我不允你這么做。”

    徐抱陽并未理會眾人的目光,只是雙眼微微瞇起,一柄長劍被從儲物戒指里取出,落在了手中。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