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十二章!詛壽
    “阻人道途實為大仇。”

    一語落下,鐘傲霜腳步騰挪,身子已經擋在了林辰前面,臉上寒霜盡露,氣勢爆發開來。

    一身強橫的實力,頓時展現在了眾人面前。

    比之任白身后的劉長青,卻不知強悍了多少,竟隱隱已經有了快要突破至分神期的威勢。

    這一瞬,鐘傲霜已不再做它想,只想護住自己這門下的唯一弟子。

    目光之中盡是防范,哪怕是在場的眾人皆是同門,亦嚴謹以待,甚至包括那徐抱陽,鐘傲霜也是露出同樣的目光。

    “鐘師妹,你………”

    徐抱陽的神色突變,本還想靠近一些林辰,也好能幫襯一把,省的被這懷有報仇念頭而來的朝陽峰眾人搶先動手,但卻被那閃爍寒芒的槍尖擋住。

    尤其是看不清其真正實力的任白,更是讓人忌憚三分。

    鐘傲霜臉上不露喜悲,只是輕嘆一聲:“徐師兄得罪了,抱云宗這些年里,五峰之間本就不算和睦,天獨峰雖想獨善其身,卻也被卷入這場紛爭,你們都別靠近,我只想護住門下弟子。”

    徐抱陽看了一眼已經盤腿坐下,正在進入頓悟之中的林辰,轉頭朝著任白開口道:“師侄,我等長輩放任你在這議事堂發泄心中不快,不管之前發生了什么,既然大家身為同門,總該要有所顧忌。”

    盡是商量的語氣,也無太多架子。

    “嗯,你說的我都懂。”

    任白點了點頭,接著臉上升起一抹戲謔笑容:“那么,我且問宗主一句,若是今日我任白是一個丹田被毀筋脈盡斷的廢人,你們又該當如何?若是我在你面前沒有展露一身實力,你又該當如何?”

    立場不同,所想所思的肯定不同。

    鐘傲霜有她的立場,任白同樣也有自己的立場,要是不來找林辰的麻煩,又怎么能獲取到購買力,又怎么謀劃其身上的本源力量?

    徐抱陽沉了沉聲:“你來之前,我曾與幾位峰主商議,要將林師侄………”

    任白只是擺了擺手,跟著打斷了徐抱陽接下來要說的話語,神色開始變得嚴肅了許多,道:“夠了,既然宗主有心,那我也就明說吧,今天我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報仇。”

    報仇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換做任何人都無法反駁。

    鐘傲霜聽到這里,也知道事情已經無法善了,本就冰冷的面龐變得更加冰冷:“任白,既然你想找林辰報仇,那我這個做師傅的當然不能獨善其身,就讓我來領教一下你的本事吧,耍嘴皮子可沒有用。”

    對于徐抱陽的言辭,鐘傲霜還是有幾分相信的,但終歸是沒有親眼見到任白出手。

    對于這個自己所能感受到,不過只是筑基期的少年,鐘傲霜絲毫沒有在乎以大欺小的名聲。

    此刻一身氣勢,徑直的朝著任白傾泄了過去,猶如驚濤駭浪。

    “呵呵,終究是要靠實力說話不是么?”

    意有所指的念叨了一句,任白的身形并未有所動作,只是神魂輕動了一下。

    那驚濤駭浪般的氣勢,竟就這樣被擋了回去………

    “怎么可能?”

    “此子的前世到底是怎樣的存在,莫非已是飛升仙界的前輩?”

    “朝陽峰這是要………”

    鐘傲霜的臉上,亦是掛著同樣的驚訝,但并未讓她停下自己的動作,氣勢被擋,手中的長槍已經刺了上來,掀起一道炙熱的火光,竟隱隱將朝陽峰一行人統統籠罩了進去,包括那太上長老周不舟。

    “哼!小輩簡直狂妄。”

    面對這樣的一槍,周不舟已經有了動作,束于背后的一只手伸出,兩根指頭朝著槍尖夾了上去。

    已經步入分神期的周不舟,比之鐘傲霜強了不止一點,只是一出手,便擋住了這凌厲的一刺。

    “周長老,莫要以為只有朝陽峰有太上長老看護,我天獨峰同樣也有長輩。”

    鐘傲霜長槍一收,身形再次退回林辰身邊,冰冷的眸子里隱約可見的一抹狡黠………

    對此,任白踏前一步,靠近了些這個冰冷如山的女人,開口道:“見諒了,我并不想把這場鬧劇,最后給變成了拼后臺。”

    說完藏于身軀的神魂力量頃刻間爆發,如淵如海的威勢降臨。

    看著與這股強橫無邊的神魂力量抗衡,還要分心看護徒弟林辰的鐘傲霜,任白的神色也漸冷了起來。

    開口道:“我欺壓林辰數十載,他也毀我道途,這些我全可以就此揭過,但死人了,死人的仇需要報。

    “所以,鐘師叔,小輩任白得罪了。”

    神魂力量爆發,身體再一次陷入不斷崩碎的境地,但比起那一絲毀滅力量,這就算不得什么了。

    有意的控制著神魂力量,任白自己也承受著不斷襲來的疼痛感。

    “詛壽。”

    沒有再對鐘傲霜多做言語,只是心念一動,神魂跟著開始微微顫動,詭異的波動之后,一股死意開始順著神魂力量蔓延。

    隨之,死死抵抗神魂力量的鐘傲霜,一頭青絲竟開始漸白,沒有太久,如凝脂般的面孔也開始變得蒼老………

    “叮,強力奪壽本源擁有者天命伴侶,獲取購買力+50。”

    “叮,本源擁有者被強烈刺激,頓悟效果增加,氣運受損,獲取購買力+80。”

    詛壽,用自己的壽命,去詛咒別人的壽命。

    這是在擁有了不滅本源之后,任白曾有意找尋來的詛咒秘法。

    可是為此花掉了3000購買力,從小輔助那里換來的。

    這秘法說強也強,甚至神魂力量足夠強悍,也可以對一方世界使用,至于結果卻是不知道了。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任白收回了自己的神魂力量,看向鐘傲霜,輕飄飄的開口:“我留你三個月的壽命,若是你渡了出陽神的劫難,踏入了分神期,那這段恩怨自然一筆勾銷。”

    雖然這么說著,但當目光瞥向還處于頓悟的林辰,任白已經知道,這梁子肯定是結下了。

    購銷?

    又怎么可能?

    說說而已的,沒有人會當真。

    當然這也是必然,打生打死的仇恨,怎么可能就這么了結了?恐怕得是要拿命來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