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十三章!身份
    任白的動作很快,快到所有人都沒有來得及阻止,鐘傲霜已經變成了個垂垂老矣的女人,一身修為仍在,但卻失去了修士奪天地造化而來的壽命。

    如同枯槁的手抓向自己的一頭白發,鐘傲霜不由得失神。

    “三個月…………”

    呢喃一聲,卻握著自己的那一桿長槍站在了林辰身邊,之后看向任白的目光,恨意猶如刀子般實質…………

    “此子的手段詭異,覺醒前世記憶行事竟如同魔頭,這抱云宗怕是容不下他了。”

    安靜許久的天霞峰峰主田華,在此刻開口,但當看到任白的目光移過來的時候,眼神又止不住的有些退縮。

    至于那景玉峰的趙德鑄,在驚訝過后,已經打定主意要與那劉長青交好。

    而站在任白身后的趙嫣然,這一瞬間眼神也微微發愣,她以為自己已經足夠了解任白,現在再看這道背影,仿佛已經被籠罩了一層看不穿的迷霧。

    心中思緒萬千,最后化作一聲長嘆,雖不認同天霞峰峰主所說,但卻有擔憂浮于面上。

    沒有在意這些,任白只是把視線看向徐抱陽:“仇報完了,我也該走了,不知宗主還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徐抱陽的臉上,震驚神色并未消散,但當感受到任白的目光,心中卻止不住發冷。

    隨即開口道:“今日五峰齊聚,本就是為了化解朝陽峰與天獨峰的恩怨,既然眼下到了這個境地,我徐抱陽也就拿宗主身份壓一壓你們,冤家宜解不宜結,同門之宜還是要有的。”

    說完看了一眼鐘傲霜,眼神里盡是不忍,宗門里的小一輩,竟出了林辰跟任白兩個非比尋常的人物。

    若是按照這般下去,抱云宗的將來步入一流門派也不再是妄想,但對任白的言辭總覺不盡不實,之前本就有所顧及,現在顧及已然更甚。

    可見到了這般手段,徐抱陽卻是不想首當其沖,索性裝傻充愣了起來。

    “徐小子,你當真是個廢物。”

    門外,憤怒聲音由遠而近,跟著的,一個身著白衣,手持長劍,面容冷峻的男人走了進來。

    徐抱陽動作一緊,臉上露出恭敬。

    其他人更是站了起來,恭聲道:“龍長老。”

    只是冷冷的看了眾人一眼,那被稱呼龍長老的男人眼睛掃過一頭白發鐘傲霜,轉過頭來。

    “你,便是任天的兒子?”

    只一眼,目光已經鎖定了任白。

    任白微微點頭,接著反問:“嗯,怎么你有意見?”

    憤怒聲音響起:“身體修為孱弱不堪,卻有手段迫害我徒兒?”

    接著話鋒一轉,這被稱作龍長老的男人冷淡道:“竟奪舍我抱云宗的人,你說我該怎么對待你呢?”

    終究還是來了,對于眼前的這個看上去還算年輕,卻跟周不舟一樣活了太久的老怪物,任白有些頭疼。

    這個人,比周不舟強了太多,當他到來的時候,周不舟明顯的不再擺出太上長老的架子,甚至還變得恭敬,憑空的矮了半頭。

    只是吞噬的記憶里,根本找不到這個人的名字,任白與那緊盯著自己的目光對視,張嘴說道:“真是說笑了,我有幸醒悟前世記憶,何來奪舍之說?”

    那龍長老冷笑一聲:“你騙得過他們,卻是騙不過我,有這般手段,還有你藏于身軀連我都看不透的神魂,說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說你又是哪一個脫困的魔頭?”

    指著自己,任白突的大笑了起來:“我?魔頭?哈哈哈哈,龍長老當真是令人佩服,才一來就要給我扣上一頂大帽子,是不是等下就要除魔衛道呢?”

    “哼!倒是有幾分詭辯,奪舍與醒悟前世記憶,這中間肯定有所不同,既然你說我污蔑你,那好,我就看看你的根底。”

    說著拿出一塊顏色古樸的石頭,龍長老冷峻的面孔多是懷疑神色:“這名曰探魂石,擁有印證神魂前世今生的特殊效用,乃是我從一處秘境所得。”

    見此,任白表現的極其坦蕩:“說吧,你讓我怎么做?”

    他不缺殺人的實力,缺的只是一個與三位‘主角’觸碰的契機,抱云宗的這重身份還算有用,而任白并不想就這樣丟棄掉,所以打算再等等看。

    看著臉上毫無懼色的少年,龍長老眼神流露出一抹疑惑,但還是說道:“覺醒前世記憶,無非是前世死去,曾經修煉的神魂足夠強大,才有機會轉世之后留存,又在機緣巧合下覺醒,但不管如何,經歷過輪回之謎的神魂肯定會有所殘缺,就算是仙人也不例外,這探魂石下一測便知。”

    這話雖是對著任白說,其實也是在告訴眾人自己說的有根有據,一旦真的測出什么,到時候就算動手也是師出有名。

    聽完,徐抱陽本就心有疑慮,現在更是朝前走了幾步,隱隱有圍困任白的架勢。

    跟著的那端坐在椅子上的田華,也是站了起來,藏于袖中的手看不出動作。

    倒是那景玉峰的趙德鑄,此刻面露難色,猶豫過后,不再看劉長青的那張臉,也跟著站了起來。

    靜靜聽完,又看到這些人的動作,任白臉上沒有太多變化。

    只是回頭看了眼身后的趙嫣然跟劉長青,還有臉上已經有些異色的周不舟,跟著輕笑了聲。

    眼見事情反倒朝著好的方面發展了起來,更可能會因此坐實了自己虛假的說辭,神魂本就一分為二,當然是有所殘缺………

    只能說,這位龍長老的運氣很不錯,沒有因此把自己的老命丟掉。

    若是真的被揭穿了,任白不介意襲殺面前的這個男人,然后拍屁股走人。

    手持著石頭靠近,龍長老沉聲道:“哼!若是你當真覺醒了前世記憶,我龍昊陽便不再多說什么,若不然的話,今日我管你是誰,必殺之。”

    隨著聲音而出的還有一股冰冷殺意,隱而不發。

    原來這位叫龍昊陽。

    任白心念一句,沒有在意那股殺意,伸手觸碰到了石頭的上面。

    “是這樣子做嗎?”

    “看來你當真是不怕!”

    龍昊陽雖然這么說著,整個人已經做出防范,來的時候,鐘傲霜已經傳音給他,講清所發生的事情,對于這個手段詭秘的少年,他不得不謹慎。

    片刻,顏色古樸的石頭上升起氤氳,不多時,被氤氳之氣籠罩的石頭竟然裂開一道縫隙………

    “什么?”

    龍昊陽臉色微變,卻已經收回了石頭,接著嘆了口氣,道:“看來,你確實是覺醒了前世的記憶。”

    聲音有些失望,但這一幕,卻讓在場的人頓時松了口氣。

    任白展露出的,已經讓見過的人感到恐懼。

    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就連身份的問題都被人給確認過,到了現在,任白早就沒心思再繼續待下去,腳步一動,整個人已經打算離開,跟著才開口道:“既然龍長老你現在相信了,那我就該走了。”

    說著示意趙嫣然跟劉長青離開,至于那周不舟,估計也沒有去朝陽峰的打算,倒是不用任白理會。

    龍昊陽目光凝向鐘傲霜,又恢復了冷峻面孔,身形挪移到了門口,擋住任白欲要走出去的腳步:“走?你的身份我不會再有懷疑,但傷了我的徒兒,可不能就這么算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