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十四章!試試?
    徐抱陽眼見事情已經塵埃落定,卻被龍昊陽的話再次引起了波折,頓時有些傷神了起來,思忖片刻,走上前來笑道:“龍長老,小輩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哼!徐小子,若是我天獨峰當真就此罷手,今后又怎么在這宗門里立足?”

    龍昊陽看著一頭白發的鐘傲霜,眼中止不住的泛起冷意,繼續說道:“我天獨峰不比其他幾峰那般弟子眾多,一師一徒而已,現在我徒兒受傷,徒孫恐怕也因此傷了心,你明不明白?”

    徐抱陽沉默片刻,對著眼前的龍昊陽躬了躬身,道:“此前鐘師妹自己便說過,太上長老無權干涉宗門大小事務。”

    徐抱陽的立場始終很堅定,那就是不想讓宗門內斗越演越烈,但事情卻一次次超出掌控,不論是哪一方,都擁有著極強的實力,自己連勸架都做不到。

    為此他心中不止一次升起難意,但還是不想就此作壁上觀,如那天霞峰的田華一般。

    身為一宗之主,徐抱陽不想任由這場越發變得激烈的內斗,因為太上長老的參與更加棘手,甚至讓抱云宗陷入四分五裂。

    感受著龍昊陽若有若無的散發出的危險氣息,徐抱陽繼續沉聲道:“龍長老若是真要這般,小輩也只能請師傅也出來走一遭了。”

    龍昊陽終于嘆了口氣,皺了皺眉,“徐小子,若是之前你便這般,我徒兒怎會被傷成這樣?”

    “以大欺小,這不是我抱云宗的做派。”

    對此,徐抱陽只是搖了搖頭。

    “哼!覺醒了前世記憶的人,還算是小輩么?”

    龍昊陽一句反問之后,跟著目光看向任白。

    只是見到任白好似在看熱鬧一樣模樣,心中憤怒頓時升騰。

    就連徐抱陽,這一瞬間也有了些不滿,他為了讓這抱云宗能夠安定下來,不惜得罪龍昊陽已經是件壞事,但作為被維護的關鍵之人,竟然這般?

    任白看著眼前的兩人,干脆笑了笑:“不用管我,你們繼續就行。”

    跟著轉頭朝趙嫣然跟劉長青看去,示意兩人離開,畢竟龍昊陽的眼中只有自己,至于朝陽峰的其他人,現在走了也不會有人管。

    “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莫要以為擁有了前世的記憶,跟那殘缺不全的神魂就能目中無人。”

    龍昊陽還是開口說道,但任誰都能聽的明白,這位太上長老隱隱的一絲嫉妒,但卻因由徐抱陽的緣故,并未再進一步對任白有什么動作。

    對此,任白只是露出一個‘你奈我何’的表情,也不說話。

    當然,他并不介意等個時機,然后對這位有心要跟自己碰一碰的太上長老,給其來一次深刻的教訓。

    倒是那徐抱陽,雖心中不滿,但還是給任白投來一道善意的笑容。

    跟著開口:“修士本就逆天而行,任師侄雖有前世記憶相助,但還要自身多加磨煉,方可有機會蛻凡化仙,為咱們抱云宗多貢獻一份力呀。”

    既然能夠有心報仇,在報仇之后卻沒有更近一步的動作,直接揚言離開,這說明這位師侄還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他日出游在外,當然也會維護整個抱云宗,這一點徐抱陽已經認定了,心中不由得升起看重任白的心思。

    對于這位宗主的心思,如果任白知曉的話,肯定會來說一句:你懂個屁!

    當然,徐抱陽的心思任白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這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假設。

    徐抱陽的話雖然沒有太多意義,但不妨礙任白借此機會開口說話:“宗主所言極是,我輩修士本就逆天而行,當得心有不懼,方可經歷磨難。”

    這一句話,任白是對著那還未頓悟結束的林辰而去的。

    進入頓悟,物我兩忘,玄之又玄。

    但外界所發生的事情,卻還是有所感受,就比如那鐘傲霜被任白害得一頭白發,垂垂老矣。

    林辰當時也會感受到并有所反應。

    此刻,徐抱陽的眼中欣慰神色更甚,頗有一種想要把任白收入門墻的意思,但抱云宗門規所限,這種情況恐怕會需要與各峰峰主商討之后才能定論。

    “好小子,既然敢揚言這般的話,倒是讓我龍昊陽心生佩服,不過傷了我徒兒,不論之前發生了什么,你已經得罪于我。”

    說到這里,龍昊陽的雙眼微瞇,頓了頓繼續道:“若是這般罷手,就算是徐小子叫來他的師尊,也是不能。”

    任白的目光凝向龍昊陽,接著露出一抹嘲意:“區區分神期,我卻是不怕的,若不是身體修為受限,你這般人物我只手可滅之。”

    說完,挑了挑眉頭,仿佛在說:你怕我嗎?

    龍昊陽的臉色一僵,跟著才恢復過來,笑了一聲:“虛張聲勢,這等把戲我見得多了。”

    此時趙嫣然跟劉長青已經走遠,任白挑釁般的道:“試試?”

    “正合我意!”

    說著,龍昊陽手里憑空多了一桿長槍,配合著一身白衣,更顯灑脫。

    看著再一次超出預計的場面,徐抱陽頓時心亂了,抱云宗這么多年來,何曾發生過眼下這種情況?

    龍昊陽本就是曾經抱云宗有數的天才人物,雖說為人也有幾分狂妄,但卻是抱云宗的中流砥柱,亦是現如今唯一一個即將突破分神期巔峰,跨入大乘期的修士。

    而任白,雖說曾經只是一靠著父親余蔭作威作福的紈绔,但遭遇變故,更是覺醒了前世記憶,加上那詭秘的手段,這般福緣,何愁將來的境地不是抱云宗的另一張底牌?

    “住手,你們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宗主了?”

    對抱云宗的將來越想越好,徐抱陽絕不允許眼下這等事情發生。

    “徐小子,你師尊常常說,他就是看上了你這份頑固,才讓你做了這宗門的一宗之主,現在我很討厭你這頑固。”

    龍昊陽長槍杵在地上,眼中的戰意未減,卻變得更濃了幾分。

    “今日不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這宗門里發生爭執,鐘師妹現如今已經是這般,你們還要繼續下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超凡邪少陳帆陸雪〕〔還好我能登錄仙界〕〔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我和美女上司〕〔山海藏神錄〕〔我的諸天次元公會〕〔大唐一曲遠〕〔都市之劍帝重生〕〔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