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十七章!咬牙切齒徐抱陽
    徐抱陽眼看著這一幕,雙目怒睜,手也止不住的顫抖,許久,咬牙切齒:“我要剝了天獨峰跟朝陽峰十年的供奉。”

    這一刻,徐抱陽看向任白的眼神,哪里還有維護之意,恨不得用手掐死他才解恨。

    對那位太上長老龍浩洋,更是咬牙切齒…………

    你們打的爽快,但這里是落云峰吶,現在再看這里,哪還有一點作為主峰的模樣?

    曾為了讓這里變得鐘靈毓秀,有仙家氣派,耗費了不知道多少心血,現如今卻是被毀了無數居所,山石滾落,遍布瘡痍,不知道還以為抱云宗被外敵打進來了呢。

    再看那之前因為五峰齊聚的緣故,而被自己勒令待在居所的弟子們,徐抱陽的心在滴血。

    弟子都活著,但都被波及到了啊,還有幾個甚至已經是重傷了………

    此時,龍浩洋的身形已經退到了極遠的地方,這才松了一口氣,但跟著心中一陣陣不快,面子上再也掛不住。

    對方留手了。

    那些氣團,任白竟然在脫手以后還可以操縱?

    只見他手里此時還把玩著一個氣團,這是在碰撞的瞬間,又被任白操縱著回到手里的一個,為的就是護住己身。

    但這一點,已經說明了所有問題。

    龍浩洋知道自己脫手之后的攻擊確實強悍,甚至毀了這整個落云峰也是輕而易舉,但卻做不到任白那般,可以對力量的掌控,如意到這種地步,而且自己,還是占了身在半空的便宜,對方自始至終都站立在那片地方。

    “我輸了。”

    望著這一幕,龍浩洋終于低沉的念了一句,跟著整個人直接御空而去。

    回過頭,任白看了一眼徐抱陽的表情,咂咂嘴,笑道:“宗主,這不怪我,你也看到的,那龍長老脾氣太大了,我要是不還手肯定被打死。”

    幾乎沒有猶豫,徐抱陽已經反問:“那你咋不被打死?”

    此時的徐抱陽,正在氣頭上,哪怕是明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有著能夠匹敵太上長老的本事。

    “………”

    對此,任白沒有搭話,并選擇了沉默,順便拿出剩下的最后一塊肉………

    望著被波及的落云峰弟子,還有這落云峰的現狀,徐抱陽顫抖著手,大聲喊道:“滾,你們都給我滾!”

    從沒有想過,為抱云宗主峰的落云峰,只是以一個調解矛盾的身份,竟然會蒙受這么大的損失。

    這一刻,徐抱陽有種說不出的苦悶。

    “快快快,咱們趕緊走,宗主要發飆了。”

    任白不合時宜的大聲喊了一句,跟著一躍,已經站到了趙嫣然御起的飛劍上面。

    聽到這一句,徐抱陽渾身顫抖,感覺自己這些年,因修煉所得的定力,都已經快要消失殆盡………

    “你們兩峰給我落云峰造成的損失,我徐抱陽遲早要討回來。”

    這一聲音,如若悶雷。

    而任白,早已經催促著趙嫣然遠去,至于那劉長青,跟大黑狗的動作也是只快不慢。

    最后,剩下的田華跟趙德鑄,只留下一雙雙無辜的眼神,也跟著離去。

    只有周不舟,這一會兒倒是擔起了長輩的責任,開始勸阻了徐抱陽幾句,不過始終在為朝陽峰開脫,把責任一股腦的推給了天獨峰的龍浩洋頭上。

    …………………………

    當趙嫣然御劍帶著任白,回到了朝陽峰,一雙美眸流轉,有幾分說不出的意味,最后猶豫著,憋出了兩個字:“師………兄………”

    被太上長老確認過的身份,趙嫣然已經沒有理由再去懷疑任白。

    “嗯,怎么了?”

    只是疑惑了聲,任白隨意走到了自己之前就待過的青石那里,跟著疲懶的往上一坐。

    趙嫣然猶豫過后,直言道:你能教我嗎?”

    眼神里的急切,浮于面上,毫不做掩飾。

    “想學什么?”

    對于這鐵憨憨,任白此刻心中萌芽了一個想法………

    自顧自的,趙嫣然晃悠到了任白身邊,輕聲道:“我知道,師兄乃是擁有了前世記憶才能這般的,之前師傅遭遇雷劫的那幾天,曾有長老尋來過,愿意親自傳授我功法,我這段時間一直猶豫,現在想想,師兄的手段已經夠學了。”

    只是故作沉吟了片刻,任白抬起頭笑了笑道:“嗯,你想學那我教就是了,等你退婚以后吧,我這幾天先觀察一下你,看你適不適合學我這門功法。”

    如果趙嫣然,真的是退婚不成反被休的結局,再來個幾年幾年之約,任白絕對教的樂意至極。

    如果不是,那就來說一句,她不適合這門功法。

    反正也不吃虧………

    “那就多謝師兄費心了。”

    趙嫣然眉宇舒展開來,接著甜笑一聲才轉身離開,頗有幾分風韻………

    只是欣賞了幾眼,過后任白把坐著的姿勢改成躺著,讓自己更舒服一些,閉上眼睛開始盤算。

    林辰的仇恨算是種下了,而且陰差陽錯的被動確認了自己的身份。

    這是一個好事,這種不被懷疑的處境,確實解決了很多麻煩。

    接下來的,則是要面對趙嫣然去退婚的那個對象,對方是否真的會來上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這是個還不能完全確認的問題。

    如果這是真的,任白當然不希望它是假的,有必要的出現,然后并讓那位被退婚的少年記住自己。

    接下來的,就是開始訓練趙嫣然,讓這個鐵憨憨變成一個極其棘手的存在,莽撞不問明天的性格,當有了與之匹配的實力,那將會讓所有人感到畏懼。

    趙嫣然到底有多莽撞,他算是領教過了的………

    還有一件事,則是沉嬌。

    任白打算趁著時間還早,對其進行一個有必要的動作,比如,刷一刷購買力。

    當然,單純的驚嚇并不好帶不多少購買力,但有一個辦法,還是值得一試的………

    看了眼還沒有落下山頭的太陽,任白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再一次的又朝著大青石躺了下去,不過這回,他是真的想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