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更新: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飛升之前〕〔帝世無雙〕〔前任無雙〕〔總裁接住,天上掉〕〔陸先生,寵妻不要〕〔婚后再愛:前夫蜜〕〔一紙婚成情漸濃葉〕〔情定一生無悔過〕〔我是首富繼承者〕〔萌寶沖上門:媽咪〕〔染愛成婚:老公別〕〔霍先生,你老婆不〕〔神級小刁民王小天〕〔垂釣之神〕〔顧先生待我如寶〕〔重生暖婚,裴少寵〕〔東晉北府一丘八〕〔近戰狂兵〕〔虧成首富從游戲開
阿拉善奇書網      小說目錄      搜索
反派在上 第二十二章!劍障
    隨意揮舞了下手中長劍,任白收起來臉上的隨意,神色變得認真了幾分,出聲道:“你的心性,其實并不適合你現在的劍法,你看我這一下。”

    這倒不是在故作高深,吞噬的記憶里,有很多的趙嫣然舞劍的畫面,她所學的劍法,雖說在這抱云宗里已經算是頂尖,但也只是在抱云宗。

    而且在劍勢上,那套劍法也是守多攻少。

    當然,抱云宗也拿不出更好的劍招,來供趙嫣然修習。

    “你的劍,要向死而生。”

    任白持劍踏前一步,整個人看上去變得有些不一樣,卻說不上來。

    “你的劍,要一往無回。”

    第二句時候,劍緩緩被舉起,周身上下,全是破綻。

    看著這一幕,趙嫣然眉頭緊皺,但最終還是沒有出言打斷。

    “你的劍,是殺意已決。”

    這句話結束,任白握著長劍刺了出去。

    陡然間,趙嫣然只見到一道寒芒升起,不遠處的一棵樹被一分為二。

    沒有招式,只是刺出去了一劍,甚至自己在這時間里,能刺出去三五次以上。

    但又不普通,她有一種感覺,剛剛那一劍,哪怕是劍的前面是神是仙,只要這劍當真刺了出去,絕不會再收回來。

    站在原地良久,趙嫣然似有所悟的抬起頭,道:“你傳授我的是劍意,并非是劍招,能不能………”

    擺了擺手打斷趙嫣然的言語:“劍招我不會。”

    又看了眼趙嫣然的疑惑,任白提醒了句:“你可以自己去領悟一套劍招。”

    這其實是在,讓趙嫣然把以前所領悟的劍招意境統統放棄,重新再走一條路。

    趙嫣然想了想后,點頭道:“那我試一試。”

    任白說的并沒有錯,她練劍越久,越覺得自己練的劍法并不適合自己。

    但要真的放棄,卻是需要莫大的勇氣,曾經的劍法練了很多年,早已經深刻在骨子里,一時之間想要改變,難。

    而放棄多年的苦修,更難。

    但不適合自己的,練下去又有什么意義?

    趙嫣然眉宇間閃過一抹堅定,就在原地,當場開始刺劍。

    但每一劍刺出,總會留有三分力道,如本能一般,不能改變………

    終于,趙嫣然做到不再留力,卻不能如任白那般,一劍刺出一往無回的氣勢。

    再繼續,仿佛陷入了一個怪圈,反倒又本能般的,開始留力了。

    越練,趙嫣然越是心急,心中無數念頭劃過。

    自己的悟性當真這么差么?

    明明很簡單的一劍,為什么做不到啊?

    曾經練劍需要學會留三分力,不是簡單就做到了么,現在不再留力都這么難做到了?

    到最后,趙嫣然身上憑空的竟多了幾分戾氣,手中的劍越發狠厲,卻已經失了意境。

    “劍障。”

    念叨了聲,任白坐在青石上,拿出一塊昨夜沒有吃完剩下的肉,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所謂劍障,就是對劍法領悟到了一定境界時候,心性將會面臨的考驗,過程有些兇險。

    這個過程,心中不斷會出現疑惑,疑惑不解,念頭不通達,劍障便跨不過去………

    這是任白也沒有預料到的。

    一念兩面,一旦跨不過這考驗,趙嫣然搞不好會走上另一條極端,甚至自我否定,心境全無,但跨過去了,對劍道的理解將會步入新的境地,說是一次對劍道的頓悟也不為過。

    肉被一口口吃完,任白站起來,從小輔助的空間里,取出了一柄大刀。

    刀法他確實練過,比起劍的輕靈,他更喜歡刀的霸道。

    “接招。”

    話音落下,跟著已經閃身上去,一刀劈向了趙嫣然。

    對待劍障這樣的情況,任白有自己的解決之道,那就是打。

    打著打著,自然就想通了。

    最重要的,就是要拿命打。

    所以,任白這一刀沒有留手,甚至還通過念頭,跟身在萬里之遙的魔祖進行溝通,連帶著對刀意的一些認知也給揉雜了進去。

    趙嫣然眼中只見到一縷寒光,如本能般的,陡然舉劍格擋,之后身形再前一分,竟抽劍一劃。

    “有感覺了。”

    任白稱贊了句,跟著身形微動,五行本源被使用,身體里的靈力運轉加速,緊跟著刀身上凝上了一層彩氣,朝劃來的一劍砍了上去,端是奪目無比。

    趙嫣然這一劍,沒有留力,反倒是還敢再往前了一步。

    劍與刀,本就是兩種用法,劍走輕靈,此時的趙嫣然,劍法輕靈之際,已經有了那股子搏命的氣勢。

    但在任白看來,這還不夠,遠遠不夠。

    此時還差太多,趙嫣然僅僅只是做到了搏命而已。

    任白要教的,并不是讓趙嫣然把命拿出來玩,為的只是來換得一個出手的先機。

    他要教的是一種勇,一種敢于向死而生的勇氣。

    不畏懼死亡,但不代表真的就不要命了,但同時也應該有著,能殺死所有人而自己卻可獨活的意念。

    兩個字,那就是自信。

    但很顯然,趙嫣然現在的劍,還缺少那股味道。

    任白的刀,開始變得更加勢大力沉,每一擊都好似在舉著一座山峰砸下來。

    這樣的力道,對于劍身來說就是根本承受不了的沖擊………

    壓力之下,趙嫣然手中長劍越發輕靈,險中求勝般的躲避刀勢,之后更是一步步緊貼上來。

    這與她此前學過的劍法,已經大有不同,若是換作以往,此時面對這勢大力沉的刀,趙嫣然恐怕在躲避之后,已經開始以守代攻,耐心等待這消耗頗大的刀法變得弱勢,才會再攻上來。

    當然,同等境界拼殺,本就該這樣,刀勢大力沉,劍輕巧靈動,時間耗得越久,使刀的消耗靈力肯定要多的多。

    但任白并不打算,只是讓趙嫣然做到同等境界無敵手。

    而且抱云宗的劍法,也不并一定讓趙嫣然,真正能夠做到,守下自己這一刀接著一刀的劈砍,直到自己靈力耗盡。

    現在的趙嫣然,所能做出的進攻之道,已經開始有所超出她曾經的劍法了。

    見到趙嫣然的表現,任白咧嘴一笑,跟著手里的刀,揮動的軌跡竟然開始變得詭異了起來,反倒比趙嫣然手里的劍還要靈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超凡邪少陳帆陸雪〕〔終極全才〕〔玄奕澈〕〔你是來處亦是歸途〕〔我不停瘋狂找尋你〕〔十界魂王〕〔山海藏神錄〕〔我和美女上司〕〔我的諸天次元公會〕〔都市之劍帝重生〕〔大唐一曲遠〕〔一見鐘情就很重要〕〔我可能活不過三章〕〔霍先生,你是我的
  sitemap
刘雪梅教授 单双中特